阅读记录

《太宗文德传》

局中局之二 棺材板

一个小时后的轩辕居。

凤丹丹进了店,还没把阳伞收好呢,小哥凤净夜就问:

“怎么这么晚?”

“也不知道怎么了,今天特别倒霉。走到半路鞋坏了!幸好是去接新鞋,所以才没光脚回来。

不过新鞋子,又是拖拉板,所以走得慢。

而且刚刚在门口看见卖小吃的出摊儿了,所以又给牡丹带点儿东西……

先不说那个,小哥,你看好看不?”

她笑眯眯地抬高脚,晃晃——一双红布绳子黑底板的木屐,正穿在她的脚上。强烈的对比色搭配,衬得她的脚更加雪白可爱,粉光有致。

从电脑后探出头,正咬水果的龙清辰翻翻白眼:

“不就双踢拉板(方言,就是拖鞋)吗?瞧你得意的!”

“哎,这——么好看的拖鞋,我才花了九块九。

为什么不得意?

要不你也花个九块九,看看买不买得到?”

这两兄妹,也不知是感情好呢,还是不好。总之无论什么事,每天都要斗上几回嘴才开心。

凤丹丹跟龙清辰吵着,凤净夜跟白叔也就松口气: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平安回来了。

于是不再理会这两个长不大的小孩儿,转身去收拾东西,张罗着关店回家做饭。

“好臭!什么味道啊!”

旁边正看戏的牡丹突然喊了句。

“臭?

啊……你说这个吧?”

凤丹丹亮亮手里提着的超大号纸碗:

“呐,给你带的,你肯定没吃过。”

立刻,她的偏心行为又引来了一群人的不满:

这次不止是龙清辰了,凤净夜,金玉,甚至是白叔都开始打趣她,说她一屋子人就记着牡丹了……

不过说真的,虽说当初知道牡丹要进店当店员时很害怕;可这几天相处下来,她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单纯可爱到很白痴的小丫头了。

甚至有的时候,她常常忘记了牡丹是个鬼仙,只是觉得她是自己一个小妹妹了。

所以她下车看到路边有卖臭豆腐的,脑子里第一个想的就是:

好像这丫头还没吃过这个吧?

不过明代应该有臭豆腐了吗?

不对……就是有,她天天在宫里呆着也吃不上吧……

三想两不想,她就掏钱提了一大碗回来。

“这个是……”

牡丹瞪大眼,想接不敢接:

“什么东西啊?丹丹?”

“吃的,臭豆腐呀……”

凤丹丹索性打开纸碗拿出长竹签,耐心地教她怎么吃。

牡丹很怀疑这些金色又臭臭的东西会那么好吃,但凤丹丹说的话……

说真的,刚进店时,因为她完全不熟悉这个时代,还是凤丹丹主动带她去看电视,看电影,吃东西,喝饮料……

所以她才知道,原来她刚进店时,龙清辰要的那种黑乎乎叫可乐的液体不是毒药也不是符水,而是一种饮料。

并且喝起来还挺好喝的……

所以想想,她很勇敢地把臭豆腐塞进嘴嚼了几口,然后……

“呜……好香好香……好吃!”

眼睛立刻亮起来。

“哈哈……香吧?”

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疲惫的凤丹丹终于再得意起来:

“这家的臭豆腐可是十里八乡都闻名,还有人跑很远路从邻市跑来吃呢!

你要喜欢,明天我们一起再去吃好不好?这个东西还是现炸现吃最好!

提回来虽然也好吃,可是就不脆了……”

一边说,她也跟着扎一块往嘴里塞——

毕竟一大碗呢!牡丹未必吃得完。

又扎一块的牡丹没法回她话,只能边点头,边拼命地喟着,手上再努力地往嘴里塞刚刚还觉得臭的臭豆腐。

关店门,一路上牡丹和凤丹丹,再加上一个被勾引得口水直流的龙清辰,甚至是玉堂和金满也来连吃带抢……

一大纸碗七八十块臭豆腐很快就被吞光了。

然后家也到了。

开空调,开窗子,开冰箱。这是凤丹丹平常进屋之后必然要做的三件事。

不过今天因为大中午的跑了趟家里有点儿累,又刚吃了臭豆腐肚子不太饿,所以她只是懒懒地躺在沙发上,喊着玉堂去替她拿冰淇淋。

旁边坐下的凤净夜笑着拍拍她的头,说了两句再吃会胖,就去看报纸。

龙清辰接了句再胖就成猪,然后及时地躲开她的枕头攻击,就去摸自己的平板电脑了。

金满呢,被白叔叫去厨房打下手了——按照值日表算,今天轮他了。

至于新晋人员牡丹,因为正处在学习阶段。于是不好意思地捂着嘴,边担心玉堂闻见嘴里的臭豆腐味,边再次复习什么叫冰箱,怎么使用。

冰淇淋很快拿过来,不过凤丹丹也睡着了。

“真是……

拿趟快递就能累成这样?”

凤净夜笑说,向玉堂使了个眼色。

玉堂立刻把冰淇淋给牡丹吃,然后去拿毛毯给她盖上。

“肚子一饱就瞌睡……你还不知道她呀?”

龙清辰继续消灭他的星星,同时立刻就把背景音效关掉:

“不过今天倒是吃得少啊……

平常一到饭点儿比谁都精神。”

“因为天气热吧?”

凤净夜这么猜测着,手上又翻了一张报。

总之凤丹丹睡得很熟。

直到饭做好了牡丹来摇她,她才打着呵欠一脸爱困地起身上饭桌,面对一家子好笑的脸。

“你干嘛了累成……这样?”

龙清辰本想说她累得跟狗似的,可想想我也是她哥呢……这不骂自己呢吗?

还是算了。

“没干嘛呀?

收收快递就回来了……

呼啊……”

边说,凤丹丹又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得得得,赶紧吃。吃完回自己房里睡去,下午不行晚点儿去也成。”

白叔催她。

凤丹丹很听话,吃完饭就立刻回房间去睡。

这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多。

大家休息充足准备开店了,却发现凤丹丹还在睡。

“这是怎么了?”

凤净夜开始担心起来:

“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清辰,昨天她跟你要消食片的时候,你给的什么?”

“你才给错药了呢!我再想玩儿他,也不会拿这个乱来呀!再说……”

龙清辰忍不住笑骂表弟:

“平时你护她护得那么紧,可怎么一出事儿嘴里就没好话……

我看啊!还是昨晚玩儿游戏玩过头了!”

边说,边往外走:

“反正这两天店里也不忙,这丫头从开业到现在就没休息过。干脆今天放她一假,让她睡个饱吧!”

“玩游戏?”

跟着走出大门,凤净夜眯眼瞪大哥:

“什么游戏?”

“消灭星星……呃……”

看看表弟一脸阴鸷的样子,龙清辰装傻地揉揉头:

“又不是我教的,她自己趴在旁边看学会的好吧?”

于是,两兄弟又就小妹的教育问题争执起来。并且一争就是一下午。

也许是因为店里的头号活宝不在,所以大家都没精神吧?

下午六点多轩辕居一家子就关门打烊回家。

“丹丹?”

推开家门凤净夜就开始喊,同时刻意扬扬手上刚买回来的西瓜:

“最爱的西瓜回来啦!

再不下来就被你大哥抢光了啊……

丹丹?”

其他人一路笑他是妹奴一路进屋,各找各的地方坐。

奇怪的是,凤净夜站在大厅里喊半天也没人应。

有点儿担心,他放下东西往跃层式大宅二楼卧室走,边走边嘀咕:

“今儿怎么了?

冰淇淋不吃,西瓜也不吃了?”

“也许丫头想改改口味吃龙肉呢?

怎么办?要不要去抓条回来呀?”

龙清辰继续消灭星星,顺便讽刺一句。

凤净夜没应他。

屋里只有其他人的笑语,还有白叔在厨房里忙碌的声音。

就在这一片欢乐之中,凤净夜突然从楼上大吼下来:

“清辰!白叔!快上来!快!”

声音又惊又怒,完全没了平时的斯文与温和。

唰地一下龙清辰就跳起来,超薄apple air被扔在沙发上跳几跳,险些落在地上。最后还是牡丹扶住,小心放在小叶紫檀镶白玉面的茶几上。

“怎么回事?”

三两步蹿上新古典装修风格的小二层,龙清辰人没进屋就高声发问。

也不怪他也跟着慌,通常能让表弟这么慌的都是很麻烦的大事。

——事实上的确,这次也不是什么小事。

左侧第一间凤丹丹房里。

“丫头出事了!”

凤净夜气急败坏地搂死脸色狰狞,乱抓乱咬的凤丹丹,冲刚刚冲进来的龙清辰大喊:

“快叫白叔上来!”

片刻,不止白叔,家里人都上来了。

龙清辰凤净夜两兄弟毕竟是身高一九几的大男人,三两下就把身高不过一六三的凤丹丹用皮绳结结实实地绑在古式大床上,任她如何撕咬怪相就是不松绳子。

“到底怎么回事儿?”

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龙清辰,青得可以当颜料了:

“中午不还好好的?”

“一上来就闻见股怪味儿。跺开门丫头正往窗户口外爬。我看不对劲赶紧把她抱下来,这才喊你们上来。”

凤净夜脸色难看至极:

“肯定被什么脏东西给缠上了。他大爷的……”

其实不用他说,看着此刻正在床上无声嘶吼哭泣的凤丹丹,大家都明白。

“什么东西这么大胆敢附她的身?

好歹你们……”

吃惊的话说了一半,看看龙凤兄弟难看的脸色,白叔摇头,不说了。

金满也不明白:

“可不是?

好歹丹丹姐跟牡丹这两天天天混在一处,身上肯定有鬼仙气息在。

哪路小鬼这么不开眼居然敢缠她?”

没人回答,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呀!

谁都可以被缠,可是就凤丹丹不该。

为什么?

因为她身边,厉害主儿太多了。若是真有什么东西敢附她的身……

要么,这东西不想活了,想死得更透一点儿。

要么,就是这东西厉害得连地府和泰山府这样的大神们都没放在眼里。

毕竟,她身边可是有个鬼仙牡丹啊……

说起牡丹……

一边玉堂突然出了声:

“牡丹你干嘛呢?”

他这一喊把大家的目光又集到牡丹身上去。

原来一进丹丹的卧室门,牡丹就开始抽着鼻子小狗似的到处闻。

最后,她居然拎着凤丹丹那双新木屐闻个不停。

“我说牡丹你就放心吧!丫头没脚气。

就是有脚气这玩艺儿也厉害不到脑子里!”

龙清辰烦躁地喊:这小女鬼是不是脑缺?

“可这鞋真的很臭啊……”

牡丹又嗅嗅。异样的神态立刻引起凤净夜的注意。

“鞋子有问题?”

凤净夜眯眼,低声问。

“嗯,这不像是……嗯……普通的木头。”

被凤净夜少见的黑脸吓到,牡丹赶紧再嗅嗅确认,然后变了脸:

“这是……尸臭!”

四个字说得大家脸色都变了。

白叔抢上去拎了鞋子。还没提到脸前就大叫玉堂过来。

吩咐几句之后,玉堂拉着金满跑出去。

不过半分钟,他又一个人回来了,不见金满,只是抱着只大铁盆,进屋就放在白叔面前。

龙凤兄弟和牡丹都没说话,脸色难看地看白叔把鞋子扔进铁盆里。

然后金满也进来了,抱着一沓子纸钱。

“净夜把这钱过过手!借点至阴气,我倒要看看,这是不是……”

话没说完,不过凤净夜立刻就把纸钱接过来两手“啪”地一合,紧紧挤在掌心。

深吸口气,双手快速搓动。很快一沓子整整齐齐的纸钱被搓得张张错位,如花瓣般散开。

接过纸钱,白叔闭气凝神嘴里念念有词。俄顷突然睁眼,手一翻一扣,纸钱向下,玉堂在边儿上划根长火柴立刻点上。

燃烧着紫蓝色火苗的纸钱落在铁盆里,很快化烬。

探头看时,盆里那双木屐的鞋底板,黑色木质纹理中竟然开始往外渗出点点污黄色的油脂。

这些东西散发出一股蛋白质腐败时才会发出的恶臭,熏得各人胃中大恶,直捂鼻子。

床上的凤丹丹随着这股气味,发狂更甚。

蓬头散发,目瞪欲坠,脸色青绿,她如野兽般疯狂地挣扎着,无声嘶吼着。连绳索磨破手脚皮肤,流出鲜血也感觉不到似地嘶吼着。沉重的小叶紫檀木仿明式大床也被带得直敲地板,“咚咚”乱响!

守在旁边没离开的龙凤兄弟立刻一人一边,再次按住手脚,不让她再把自己磨伤。

“白叔!”

两兄弟一起大喊。

“金满!快盖上!”

白叔大喝,早有准备的金满立刻一手捏鼻子一手提个大锅盖,“哐啷”一声,盖在铁盆上。

玉堂冲去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

牡丹一晃身,瞬间移动到角落里的珍宝台上,从一整块沉香木雕成的香料格子里抓把血红的香末儿就要扔进黄铜香炉……

“别用龙血檀!

换玉壶春!最角上格子里,那个白的!”

凤净夜咬牙,紧紧按着开始无声狂哭的凤丹丹大喊。

“哎!”牡丹急忙依言,换了白色香末扔进黄铜香炉,连找火柴也不及。只见她手心一张,一团火苗就从掌心喷出,点着了香末——

毕竟是火焚之身炼成的鬼仙。这点儿火苗还不成什么问题。

立时一股子清新郁郁,如春雨后茉莉花开的香味把那股充斥房间的臭气压了下去,众人这才大喘几口,换换气。

凤丹丹也慢慢不再挣扎,不再做出各种无声的狰狞表情,渐渐安静下来。

看她安生,大家终于松口气。

只是龙凤兄弟两个还是不敢松手。

生怕她又挣扎起来,凤净夜轻轻地扯开一点捆着凤丹丹的皮绳,龙净辰一看,也跟着帮忙——

挣扎之中,手腕给磨出两道很深的伤口。若再磨下去只怕静脉就要被磨断了。

白叔瞪着那只铁盖子:

“丫头不过是淘了双拖鞋,怎么能捡了双棺材板子回来?”

“棺材板?”

金满正准备去揭开那盖子看一眼,一听吓得站住:

“这……是棺材板?”

“嗯!

还是一副六面儿棺材板里最下面那一块儿。也就是人躺着的那一块儿。

看起来,这副板子已经浸透了……嗯……

亡人脂……”

牡丹实在不想说尸油,于是就换个说法,接着断了个代:

“依我看,这副板子至少得三百年了。”

龙凤兄弟一怔:

那双打折网上淘回来的九块九木屐,居然是副三百年,已经浸透尸油的棺材板子?!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