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庶族无名》

第二百一十一章 南阳

南阳,宛城。

吕布正在南阳书院讲学。

嗯,是讲学,吕布将自己一生带兵心得拿来教授弟子,对于吕布本身而言,对兵法和战阵领悟也更深了几分。

张辽带着李儒来到书院时,正看到吕布在那里教授弟子们骑战之术,张辽想要呼唤,却被李儒叫住:“温侯既然还在授课,文远不妨带我一观这南阳书院如何?”

原本,知道吕布效仿关中建立书院时,李儒的感觉是有些哭笑不得的,南阳连各县县令用的都是原本的县吏提拔起来,哪来的人帮他们教书。

但真到了南阳书院之后,李儒发现一些不同,南阳书院跟关中各大书院教授的不同,关中书院教授的还是以学问为主,兵法当然也有教授,但只是其中一门而已,而到了南阳书院,这里专修兵法、武艺,反倒是教授学问的很少,也只是教人识字而已。

“也好。”张辽点点头,关中是书院兴起的地方,张辽也想跟李儒求教一番。

当下,一行人陪着李儒在书院四处参观,周围魏续、宋宪等将官也无怨言,如今时代不同了,吕布威名虽在,但这天下局势已经日趋明朗,陈默、曹操、袁绍三分中原,南方有江东、荆州,吕布虽勇,但数次南下图谋荆州却被水道阻隔,他们擅长陆地征战,但这水上作战却非他们所长。

吕布也渐渐息了南下荆州的心思,但往北便是陈默,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压着,往东是曹操的地盘,他们也曾攻占城池,但最终还是粮草不济,被曹操给赶回来乐。

虽然没有定下名分,但陈默如今是吕布的靠山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也因此,这次李儒前来,众将都相当客气。

李儒在张辽等人的陪同下,游览了一番南阳书院,怎么说……这里更像一个培养将军的书院,教的基本都是行军打仗的学问,还有专门用来推演征战的沙盘,吕布还效仿陈默大肆搜罗工匠,原本是为了制造器械、兵器,却也变相的改变了南阳民生。

因为不满吕布效仿关中制度,南阳世家豪族在揭竿而起几次被镇压之后,纷纷逃离,这也是吕布无人可用的根本原因,但也因此,使得吕布能够更好地效仿关中法度。

虽说如今曹操、袁绍治下,也有效仿陈默的影子,但学得最彻底的,还得属吕布,吕布在兴平年间便来到南阳,经过这些年的治理,南阳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运营体系,不说富庶,但百姓也不至于饿死,毕竟南阳再大也只是一郡,还有数县在曹操手中占着,管理压力相比于陈默来说那可轻松太多了,最重要的是,吕布之法能够贯彻,当年或许手忙脚乱,但这些年下来,也渐渐有了自己的运转方式。

这也是为何刘表明明占据荆襄之地,兵多粮广,而荆州世家对于刘表从吕布手中夺回南阳也是持支持态度,但却始终奈何不了吕布的原因,不止是过了汉水地界,荆州军打不过吕布手下的精兵悍将,更重要的是南阳虽不及荆州富庶,但军队的执行力却快的恐怖,刘表这边刚有动作,吕布这边的弓箭手可能已经站在河畔等着对方过来挨打了。

“文优先生觉得南阳书院如何?”张辽笑问道。

“虽与关中各地书院不同,但却已自成一脉,难怪主公亦如此欣赏温侯,果有独到之处。”李儒捻须笑道。

呃……

张辽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天知道当年之所以建立这南阳书院,吕布也只是觉得大家都在建,自己也应该建而已,而且一开始吕布也没想建成这般模样,只是实在无人可用,所以吕布、张辽、魏续、侯成这些人就硬着头皮上,当了书院讲师,南阳书院成了今天这副模样,还真是全凭运气,误打误撞得来的。

只是这话不能说出来,那不是落吕布的面子么?

“我可请主公派几位贤士前来南阳书院相助。”李儒笑道:“需知便是武将,若想成大将,也需识些天地变化,奇门阵法才行。”李儒微笑道。

张辽闻言点头道:“若能得长陵侯之助,实乃南阳万民之幸。”

几人游览了一番书院,再度回来时,吕布那边授课已经结束,见到李儒后,吕布也是感慨万千,当年同殿为臣,转眼便十年过去,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时间似乎过得快了不少。

故人相见,气氛倒也融洽,吕布将李儒迎入衙署,设宴款待。

“昔日长安一别,到如今快十年了吧。”吕布举起酒觞,与李儒饮了一觞酒,笑道。

“八年吧。”李儒算了算日子笑道:“一别经年,温侯神采依旧,在下却是老了许多。”

吕布虽也是年近四十了,但看上去却是龙精虎猛,一身气势比之当年更盛,这些年在南阳,吕布没事教教书院弟子,或是出去跟荆州武将切磋切磋,再或者去曹操地盘上抢些人口资源,南阳的结构建立以后,运转起来反倒不必太过操心,就算操心那也是张辽的事情,吕布管的不多,心无杂念,每日习练武艺,老的自然慢。

反观李儒,这些年朝廷诸般杂事,他操心的最多,终日殚精竭虑,两人年岁相仿,现在再次重逢,感觉上李儒却比吕布老了不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吕布见李儒始终不往正题上说,有些烦了,看着李儒道:“文优,你我也是多年故友了,吕布虽然不喜谋划,却也知道你此来,必有事情与我相商,你这般遮遮掩掩却是有些无趣了。”

“奉先何必着急?”李儒笑道:“此番前来,却也是为温侯而来。”

“说。”吕布沉下脸来,他现在最烦这套。

“江东孙策,进取江夏,黄祖败退,文聘、刘磐、刘虎皆不得胜。”李儒肃容道。

“刘表本就无能,若非有汉水之隔,岂能安稳坐拥荆襄。”说到刘表,吕布有些不屑,毕竟这些年打刘表跟刘表要资助几乎都成了吕布每年必做的事情了,如今孙刘相争,刘表不敌吕布真的一点都不奇怪。

“但若荆襄为孙策所得,那孙策便据有江东、荆襄,其势将不在我主之下,孙策此子颇有勇略,锐意进取,若让其得了荆襄,恐怕下一步便是南阳。”李儒叹息道。

“你是说,要我与刘表联手?”吕布皱了皱眉。

“也可以这般说。”李儒点点头道:“若是温侯答应,我这便去往襄阳,与刘表商议此事,两家联手,击退孙策。”

孙策攻占荆襄,便有一统南方之势,陈默自然不愿意在中原三大诸侯决出真正北方霸主之前,南方又多一个足矣跟三大诸侯抗衡的势力,而孙策本人攻击性太强,江东兵马精擅水战,若是放任不管,任孙策占据江夏之后继续图谋荆襄,说不定还真能让他成了,这也是陈默让李儒过来的原因,不止是要说服吕布,更重要的是要促成两家联盟之势,将孙策限制住。

“孙策小儿,我一人足矣将其击退,文优只需告知那刘表,我出征之际,让他的人离我远点,所需粮草,待战后再一并清算。”吕布摇了摇头,刘表他信不过,这次出兵是帮刘表,报酬是必须要的,而且还不会少,但吕布担心刘表在背后阴自己,所以这粮草得战后算,他也不怕刘表不给,南郡有汉水之隔,他没办法,但江夏可没有太多屏障,刘表不给,他就自取,到时候可不是一点粮草就能打发得了。

“奉先不可莽撞!”李儒劝道:“那孙策如今正当壮年,亦是久经战阵,其麾下豪勇颇多,若生轻视,恐怕……”

吕布抬头,淡淡的看着李儒:“文优是说,我已老迈,不是这些年轻人之敌?”

相比于孙策的年纪而言,吕布如今确实已经算是老一辈将领了,不过吕布显然不这般觉得。

“温侯勇贯天下,然那孙策勇烈,更在乃父之上,当年江东猛虎之名,你当知晓。”李儒劝道。

“被典韦砍了的那个?”吕布剑眉一扬,皱眉看向李儒,什么意思?典韦都是手下败将,一个被典韦剁掉的人,也拿出来跟我比?

李儒捏了捏眉心,想了想道:“我是说,区区孙策,何必奉先亲自动手,儒以为,让文远率领一支人马前去,足矣将其击退。”

“文远不行,这南阳事物离不开他。”吕布当即反对道,南阳大小事务,大半都靠张辽,张辽若是走了,这些事不都是落在自己身上?相比于处理这些,吕布更愿意出去征战,能放松几天也好啊。

李儒闻言,看向张辽,却见张辽有些无奈,南阳没有能够处理一郡事物的官员,现在都是他和吕布在处理,吕布这么说,显然接下来一段时间,南阳事物得交托在自己一人身上了,一想到这个,便是张辽也有些无奈。

“如此,奉先先在此准备,我这便去襄阳找刘表商议此事。”李儒起身道。

“明日再走不迟,急什么?就算江夏彻底失守,我帮他打回来,只要那刘表肯多付一些粮草便可,多大事?”吕布摆了摆手,难得故人重逢,这事要办也不在这一两天。

“也好。”

  https://../book/95232/524339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