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咒灵操术想要成为最强》

第 28 章 大人的责任

“反正也不会发生什么……”

所以说人类就是这样。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桌子上点着一根蜡烛,两名学生神情紧张地在拆解手上拿着的东西,那是两面宿傩的手指。

咒灵操术叹了口气,兴致缺缺地单手撑着脸,倚在房间的角落里。

他看着包裹手指的符纸被一圈圈拆下,诅咒的气息逐渐扩散出来,却没有要上前阻止的意思。

为了无关紧要的家伙付出一份记忆完全不值得,而且咒灵操术也不知道干涉导致的记忆损失会损失多少。

要是会把虎杖悠仁的情报完全抹去,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无法在涉谷事变阻止两面宿傩,死得可不就是两个人这种问题了。

人类虽然说着不能用数量衡量生命,但是在一定要做出决定的时候会舍弃更少的那一边。

杰选择了舍弃更多的那一边,所以其他人认为他是异类。

普通人很多,很多,到处都是,活着,然后产生咒灵。

如果产生咒灵的人只有一个十个,或者一百个,就算是一千个,想必也会有人投赞成票,赞成剥夺对方生命,一劳永逸消灭咒灵的方式。

“自己追求死亡的家伙,我没必要救吧?”

研究怪谈啊……

明明自己也不相信,却说什么研究,还想要让别人相信。

咒灵操术冷眼看着那根被封印的手指露出本来面貌。

咒灵诞生于人类的负面情绪,为了寻求刺激去主动制造恐惧。

完全就是在给人添麻烦。

有意思、喜欢?

好奇心可是会害死猫的。

咒术师是踩着同伴的尸骨往前走的。

拼上性命祓除咒灵的理由?

没有。

无论如何也想不出理由。

由负面情绪堆积而成的咒灵和体内充斥着咒力的咒术师,比起非术师来说,前两者更像是同类。

像是诅咒师,和咒灵就没有什么区别了吧?

再说自己制造出那种“**机器”,居然把责任推给别人,自己无忧无虑的活着,却要别人赌上性命?

真过分。

咒灵操术半阖着眼,在昏暗的烛光中眼中闪烁着鲜血的颜色,恶意在翻滚着。

老实来讲,人类现在在他的食谱上,虽然没有吃的打算就是了。

“猴子”理念对咒灵操术的影响太深,他其实很少和普通人接触,哪怕是脖子上经过五条悟咒力加持的咒具都很难压住翻涌出来的恶意。

没有杀掉的必要。

咒灵操术按着太阳穴,讨厌归讨厌,杀掉没有半点好处的事情他也不干。

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记忆,没有眼前这两个人的情报。

毕竟只是“猴子”而已,连被记住的资格也没有。

结局未知。

咒灵操术察觉到有东西进来了,蜡烛的光在一瞬间熄灭了。

手机的光反射到咒灵操术脸上,把他的脸色映得铁青,可惜在小型“帐”的遮掩下,他们根本发现不了咒灵操术。

“惠真得好慢……”

“说到底为什么让一年级生出这种任务?”

“两面宿傩手指这种级别的咒物到处放?”

“封印变得像纸一样,猴子都能揭下来了才想起来要加固?”

咒灵操术碎碎念着,跟着被咒灵吓到惊慌失措抱头四窜的两人身后离开房间。

“咒术界就是狗屎!”

一滴沸水落入海中也无法掀起掀起波澜,至少要有火山爆发的水平才行。

咒灵操术慢悠悠地跟着,等他除掉两三个挡着路的咒灵之后,那两个学生早就跑到没影了。

远处传来玉犬的声音。

“来了啊……。”咒灵操术停下步伐,隐去身形。

空间的距离仿佛被消去,咒灵操术数着步子。

“1、2、3……13。”咒灵第十三层阶梯的平地使用方式。

“想要把人类和咒物一起吞噬吗?”抵达现场的咒灵操术看着面前两方对峙的场面,往后退了退,毕竟伏黑惠可是能看见帐的。

“好弱。”咒灵操术抬着眼瞧那只已经开始沾沾自喜的咒灵。

有这种空闲,打十个来回都够了。

而且……人质居然还活着啊。

……玻璃窗?

咒灵操术看见从窗户外面飞上来的人影,明黄色的衣服显得特别显眼。

虎杖悠仁打碎玻璃冲过来救下人质,伏黑惠紧随其后将咒灵四分五裂,玉犬大口吞咽着咒灵的残骸。

咒灵操术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难道生吃会比较好吃吗?

咒灵操术看着两条犬吃得很欢,连尾巴都摇起来的样子。

式神有味觉吗?和人类一样吗?

咒灵操术开始认真思考起咒灵的烹饪方式来,并打算随机抽取一位幸运儿来当试作品。

红烧、切片?清蒸?

夏天吃点冰的比较解暑,嗯……,咒灵能凉拌吗?

“一般人是看不见诅咒的……”咒灵操术听见伏黑惠和虎杖悠仁解释起来。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果然就算平时看起来很靠谱,也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放松警惕了啊,战斗还没有结束呢。

咒灵操术把视线上移,他们头上的阴影里还潜藏着什么东西。

两面宿傩的手指会源源不断地吸引咒灵,并不是清理完一波就可以放松了。

在确认两面宿傩的手指解开封印的时候就应该马上联系高专请求支援了。

更何况这种任务已经不是一年级生的负责范围了,那些还没有收拾掉的老橘子在想什么?

“对了,惠过来的时候应该已经联系过悟了。”

咒灵操术一手握拳敲在另一边手的掌心,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轰——!”巨大的手掌从天花板上落下,紧急情况下,伏黑惠只来得及把虎杖悠仁和昏迷的两个人推出咒灵的攻击范围。

烟尘散尽,伏黑惠被咒灵抓住来不及再召唤式神就被狠狠地甩向墙壁。

伏黑惠口袋中的御守掉了出来,表面缠绕上细密的电光,却没有对人体造成伤害,反而是网一样展开,在伏黑惠被砸出墙壁的时候抵消了大部分的冲击伤害,至少不至于变成头破血流的凄惨模样。

御守掉落在地上,细密的电光收拢成一束霹雳的雷霆直冲咒灵而去。

却被不可视之物阻拦,力量在空气中挥发逸散,打到咒灵身上的时候只是造成了麻痹,拖延了一会咒灵的动作,让伏黑惠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躲开下一波攻击。

“真麻烦。”咒灵操术看着被轰掉一半的教学楼,想着负责善后的辅助监督肯定要头疼。

他并不是很担心伏黑惠,好歹也是禅院家的十影法,就算看起来局势不怎么好,但是应该不至于会死在这里。

应该吧……

咒灵操术发出不确定的声音。

御守掉在地上,咒灵操术“啧”了一声。

果然不能插手,正常来讲,御守里存的咒力解决到这种级别的咒灵完全是绰绰有余。

这样不是显得我这个前辈准备的见面礼很不用心思吗?

咒灵操术有些烦躁。

有玻璃珠掉在地上的轻响,在现场混乱的局面中依旧清晰地传到咒灵操术耳中。

另一份咒力联接突兀地被连上了。

咒灵操术这才想起来他给伏黑惠的见面礼应该是另一样东西。

【惠……】

咒灵操术看见在伏黑惠身后的黑影身形逐渐凝实。

能够改变吗?

不用牺牲任何人也可以赢得胜利的办法。

虎杖悠仁在咒灵身上借力跳跃,像是在飞一样。

以普通人来说,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或者说,能做到这种程度就不能算是普通人了。

“来不及。”咒灵操术往外挪了一步,月光照亮他的半边脸。

伏黑惠身边的黑影像是沙漏里的沙子那样慢慢出现,而伏黑惠的注意力现在都在和咒灵缠斗的虎杖悠仁身上,他没能注意到自己身边发生的异常。

来不及。

咒灵操术看见被抛到空中的两面宿傩的手指。

要改变吗?

他又往外挪了一步,直到自己的整个身影都暴露在皎洁的月色之中。

被大量抽走的咒力却在告诉他无法插手。

以式神形式出现的黑影想要成形都抽走咒灵操术的七八成咒力了,这还是没有成形的状态。

如果换成是咒灵操术自己插手,恐怕马上就会被压制到连那种等级的咒灵都打不过的程度。

他只能看着,什么都改变不了。

“能拯救所有人的办法!不就是这个吗?!”

不存在的。

从来就没有什么能够拯救所有人的办法!

你并没有拯救自己啊,虎杖悠仁。

咒灵操术只是看着,两面宿傩的手指已经被虎杖悠仁吞入肚子里。

混到一起了。

名为虎杖悠仁的少年已经无法回头了。

该说青春就此结束了?还是应该说真正的青春从这里开始?

无论用哪一种说法,虎杖悠仁的前方也只有地狱。

就算不是今天的这根手指,说不定也会是明天的哪一根手指,毕竟两面宿傩又不是只有一根手指头。

暂时占据了虎杖悠仁肉身的两面宿傩当场爆衣,把一旁的伏黑惠吓得一愣一愣的。

还踏上天台围栏,扬言要大开杀戒。

“真是低劣的兴趣。”咒灵操术终于从废墟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虎杖悠仁已经吞下手指,之后的发展就在他可以插手的程度中了。

“哈?”两面宿傩像是被挑衅了一样,脸上四只眼睛转了一圈对上咒灵操术。

诅咒的气息正面对抗,两边都不是什么善茬。

“小鬼……”

没在多等两面宿傩说些什么,咒灵操术明显不想和他说话。

“虎杖悠仁同学,你还醒着吧?”咒灵操术出声询问。

“还给我!”虎杖悠仁先把两面宿傩整懵了。

“这是我的身体!”然后以很强大很充足的理由把身体拿了回来。

“夏油前辈?”伏黑惠还没有反应过来情况。

“您刚刚……该不会一直都在看着吧?”伏黑惠看了一眼咒灵操术走出来的那个角落,刚好是处于视线的死角。

他难免回给咒灵操术谴责的目光。

咒灵操术沉默,眼神漂移了一下回答道:“我并没有出手的理由吧?”

“虎杖只是被卷进来的普通人。”

“我并不喜欢普通人。”咒灵操术抬眼,给人的压迫感并不比两面宿傩来得低。

“我只救我想救的家伙。”

“啧……”

危险,伏黑惠开始警惕起咒灵操术,他发现对方的道德感可能也不比两面宿傩那种诅咒高出多少。

至少不会把人命放在心上。

“那个……请问?”虎杖悠仁还搞不清楚情况,只看见伏黑惠和一个高中生?

不,应该是国中生突然对峙起来。

“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姗姗来迟的五条悟出现在天台上。

“五条老师?您怎么来了?”伏黑惠惊讶地转头,像是松了一口气,连咒力的凝聚都停止了。

咒灵操术听着拧起了眉头,原来没有通知悟吗?

现在的学生到底在想什么?遇到特级咒物解开封印居然不是第一时间通知能够处理事件的人吗?

这就是咒术界的教育?

咒灵操术咬牙,回忆着夏油杰当年在高专时候是什么样子?

但是没有这种记录,因为夏油杰很强,他从来是帮助别人的那一边。并没有这种遇上打不过的咒灵要怎么办的选项。

咒术界告诉咒术师要去祓除咒灵,却没有告诉他们遇上危险情况要如何保全自己。

他们催促着孩子要去变强,却没有告知在弱小的时候要如何保护自己。

就算是未来有可能成为最强,如果在一开始就死掉就毫无意义了。

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办法教会别人的话,算哪门子学校啊?!

咒灵操术心里堵着一股怨气,去把掉在地上的御守捡了回来。

“哟,杰?出来散步?”五条悟打着招呼。

“出来看个热闹。”咒灵操术回答道。

上一章 回书目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