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快穿]累了,超度吧!》

婚配

薛家大姑娘从这一处小院子里面出来,急急忙忙来到了二太太的房里,二太太刚伺候完老太太吃饭,这才从荣庆堂里退了出来。

看到薛宝钗,二太太脸上带了慈爱,忍不住问她:“我的儿,来的这么早,早上吃东西了吗?”

“吃过了姨妈,不用操心我。我刚才顺路去看了看二姑娘。”

二太太听完之后板起脸教训她:“看她干什么,她现在病歪歪的,小心你去她面前过了病气儿。你妈那里就有你陪着说话,你要是有个病痛她岂不是要哭坏,连我也跟着心疼。”

薛宝钗满脸带笑站起来贴着二太太坐了,“姨妈对我好我是知道的,就是因为二姑娘看着不太好了,避免将来这件事儿老太太怪罪到姨妈头上,所以来劝劝姨妈,早点让她出阁了吧,就算是不出阁,也要送回东院让大太太教养,我看着她怕是有几分不好了”。

二姑娘病了那么长时间,二太太并没有亲眼去看,身边的人瞧了都说不太好,二太太也没放在心上,今天听薛宝钗这么一说,顿时想起来这几个姑娘是跟着自己过日子的,老太太虽然天天带着她们,但是自己有教养之责,对外都说这几个孩子是养在自己身边。

万一要是这姑娘病**,老太太那边无可无不可,但是东院的那个糊涂老爷闹起来这黑锅就让自己背了。

想到自家老爷那个“端方君子”,侄女病了他是不管,但是如果病**,闹了出来,到时候自己就算没错也成恶人了。

想到这里赶快拉住薛宝钗的手拍了拍,“好孩子,多亏你替我想着,可见咱们娘俩一条心。我身边这么多人,养了这么多孩子,没有一个替我着想的。”

二太太说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赶快打发自己手下的婢女金钏和彩霞,找自己穿过的旧衣裳和用过的旧首饰,要送给薛宝钗。

薛宝钗不要,二太太非要给,两个人推让了半天,最后薛宝钗带着东西走了。二太太重新收拾了一番去找老太太商量这件事儿。

婆媳两个关起门来,老太太就问:“如今二丫头是什么样子?难不成真的到了油尽灯枯的份上了?”

二太太当然不会这么说:“虽然没有到这份上,这孩子也不小了,如果是嫁出去之后有个万一,那也是人家的人了,将来不管怎么说总有一份祭祀香火。留在咱们家要是就这么没了,她将来也没香火祭祀,孤零零的,也是个孤魂野鬼……”

白养了十几年的大姑娘,没给荣国府带来一点的好处。

老太太也听懂这是什么意思了,她叹了一口气,“婚姻这种事儿,一直都是门当户对,跟咱们来往的都是一些四王八公这种人家,二丫头她是庶出的,只能找那些庶子。这不是快过年了吗?你出去和那些夫人太太们说话的时候替她打听打听,她将来日子过得好,也是你做婶子的一番心意”。

二太太答应了一声,又问老太太:“是不是跟大老爷那边知会一声。”

“这事你不要管,我来跟他说”。

可是一连好几天贾赦都喝的烂醉如泥,把老太太气了一个倒仰,直接传话给二太太不用等了,让二太太在外边打听着就行。

另一边刘非让人把蟾蜍拉了回去,太子和刘非父子两个人对着蟾蜍盯了半天。

最后爷俩让人把肉割了下来,很多人试吃之后没事,父子俩就决定慢慢的把这只蟾蜍吃光。

至于宝剑的事儿,太子微微一笑,“既然人家需要,就让人家拿走吧。不落在你的那些叔伯手里最好,老爷子那边也不用去管,过一段时间老爷子就要退位了,到时候怎么办还是咱们爷俩说了算”。

说到这里,太子不准备再聊这件事儿,打算说点别的。“前几天我跟你娘商量过了,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娶妻生子了。”

刘非没什么抵触,“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了这个年纪自然就该办这个事儿。就是不知道您和娘给我挑的是哪家的姑娘。”

“还没决定呢,等为父登基了,就册立你为太子,到时候必要选高门淑女做你的太子妃。”

刘非点点头,低头的时候露出一份落寞了。

太子也是年轻过的,光看他这个表情就知道有故事,忍不住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看你这脸色...是有惦记的人呀,你天天跟在我和你娘身边,也没见过什么外面的女孩子,难不成是亲戚家的女孩让你惦记上了?”

“也不是,”父子俩关系好,也没什么要隐瞒的。“就是见到那个捉妖的姑娘了,上次她去金銮殿上取宝剑的时候儿子不是碰到了她嘛,回来之后好几次做梦都梦见她,想来这就是梦中情人吧”。

太子一听笑得肚子都疼了,用手拍着椅子的扶手,笑了半天停不下来。

刘非发现自己的话被亲爹笑了,顿时不高兴了,“这有什么值得您笑话的?您今天笑话儿子,儿子将来必定要笑话您孙子。”

“好好好,不笑了,不笑了。哎呦……”太子伸出手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泪水,“果然还是小孩子呀,你说你梦见人家......都和人家做什么了?”

刘非的脸顿时红了,往下的话扭扭捏捏不肯再说,太子多少能想到一点儿,男孩子嘛,大家年轻的时候都做过一些不可言说的梦。

正要开口,就听见自己的傻儿子说:“梦见我拉着她的手,我们俩在小巷子里走,一直走一直走,怎么都走不出来。儿子可着急了,又想去找厕所,可脸皮薄,不好意思跟人家姑娘说。就是梦做完也没找到厕所,当时梦里光顾着找厕所了也没心思跟人家说话……”

太子这次比刚才笑的更欢,不仅笑出了眼泪,笑得肚子疼,甚至笑得姿态尽失想从椅子上滚下来。

刘非的脸色已经黑了,在他的黑脸前,做爹的总算把持住了,收了脸上的笑容,正色和儿子说:“非儿,人这一辈子,会有很多事儿不能心想事成,你在庙堂之高,她处江湖之远,你们是不会在一起的。”

刘非以前没这种想法,但是却因为听了太子的话,心里有那么一点点钝痛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怪。

“为什么呀?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总有一刻,你会有一种很清晰的认知。算了,别说那么多了,说那么多你现在也不明白。”

有很多事,明白了道理,但是并不一定能做对。古来那么多圣贤,他们一辈子经历了那么多,总能从他们的经历里面吸取教训,可是后来还有很多人会在他们犯错的地方跟着犯错。

而睡了一觉的2517,摸着空落落的肚子坐了起来。

“司棋,晚上我们吃什么?”因为太饿,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姑娘,还没把饭送过来呢。”司棋忍不住骂了出来,“这一群小妇养的,看见咱们这边没有去给老太太请安,就开始捧高踩低”。

2517认真的考虑了一下,在这个时代来说自己天天躲病没有去给老大家请安也确确实实是不孝顺。而司棋跟着自己也受到了牵连,也确实是因为自己的原因。

“算了算了,你把今天薛姑娘送来的那些东西拿到厨房去,跟她们换换。咱们还有什么吃的?先准备出来,把这个年过去了再想办法。”

2517已经决定要离开这里了,如果年后真的要走,2517更倾向于把司棋带走。

也不知道把她带走是好是坏,外边的人生活起来确实是很难,但是外边的世界也真的很精彩。

2517更担心的是,假如自己要是完成了任务离开了,留下来贾迎春和司棋两个人相依为命,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

还是找个机会和司棋聊一聊吧。

那边二太太的行动并不顺利,要说起来荣国府养的这几个女孩儿都挺不错的,但是在婚恋市场上的行情并不好。

拿二姑娘来说,她是贾赦的庶女,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比其他姑娘都好结亲。但是贾赦的位置非常尴尬,虽然名义上是家主,实际上过得连旁支都不如。

三姑娘探春看着风光,她的行情也没有比二姑娘好到哪里去。他爹官职低,她也是庶女,因为他爹代替兄长出门应酬,有些人看不惯,自然不和他们家来往。看得惯的又比他们家官职低,社会地位也低。所以说,想要嫁门当户对的高门大户确实困难。

二太太在贵妇群中把消息放出去之后,发现没有人接腔,心想难不成那些当家太太也不愿意为家中的庶子就这么凑合一下?

这些当家太太不是不愿意,而是她们不能一个人做主,婚姻之事最起码父母都要参与,有些家族里面的老太太也是非常强势,碰到孙子辈的婚事也要插手管一管。所以结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必是两个家族互相评估过对方的家世和婚姻双方的人品才能得出的结果。

婚姻是结两姓之好,并且大家都不会主动应话,先派人打听了再说,打听的结果不算好,一个得了病的女孩,哪怕有合适的人家,这会也打了退堂鼓。所以王夫人这边等于铩羽而归。

老太太得知了这个事实之后,心里面就更不痛快了,不得不承认自己家确实是地位衰败的太严重。如今连自己家的姑娘婚嫁挑选姑爷的余地不多了。

上一辈儿的庶女,当时哪怕是许配出去也是配的寒门贵子,那几位姑爷要么是得了军功,要么是在科场拿了进士身份,当时的老太太胡乱选的人家都比现在千挑万选的好。

老太太的心理确实不爽,不爽了之后就是迁怒,一把手伸出来五个指头长短还不一样呢,更何况是人的心本来就偏着长呢。

所以老太太不觉得有今天的社会地位是贾政父子的问题,而是觉得错都在贾赦。

于是把贾赦叫过来骂了一顿,并且撂下话来,“你这个闺女我管不了了,你给她找个人家嫁出去吧。”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