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青春啦小狗》

Chapter 26 “傻不傻。”

情人节当天,邓谆骑机车来接廖茗觉,打量她几秒,却什么都没说。廖茗觉头一次尝试自己化妆,看到他没说什么,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坐上车后环住他的腰,她还上下摸索一番,忍不住直起身来抱怨:“你怎么穿得这么少?”

“还好吧。”邓谆的回答平淡无奇。

他们的计划是先去停车场,然后步行坐地铁到滑冰场去。回来也是一样的路程。

“我今天是不是很漂亮啊?”行驶到一半,廖茗觉还是忍不住了,十分得意地吹嘘道,“感觉过路人都好像在看我呢。”

邓谆沉默了一会儿,没说出大家估计是在看他们这辆机车的真相,也没提醒她现在戴着头盔别人看不见脸,嗤笑一声,普通地回答:“嗯,是吧。”

在地铁站安检的时候,廖茗觉忍不住说:“每次都感觉好紧张啊。”

“什么?”

“我们的包包不都要被那个仪器透视一遍吗?里面装了什么,工作人员都知道了。”她好像小孩子一样说,“总觉得挺害羞的。”

邓谆垂下眼睛问:“你有带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只见廖茗觉偷偷看了眼周围,鬼鬼祟祟地点了点头,把他拉到一边给他看。包里居然装了一个七龙珠里孙悟空的玩具。

邓谆蹙眉,伸手拿起来摆弄:“这是什么?”

廖茗觉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好像是我走的时候,老家的小孩子放的。我没检查包就带过来了,结果出了门才发现。很奇怪,又特别占地方。”

邓谆转过身,把自己的背包朝向她,说:“你放我包里来。”

坐上地铁,车厢里还很空。廖茗觉和邓谆坐在一起。

但下一站就是换乘车站,一下进来了很多人。

邓谆看到一个带孩子的妈妈,于是站起身,把位置让给她。对着某些人,他总是能一下就收敛起那副满不在乎、无所顾忌的神情,好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

廖茗觉也索性站起来,远远看到门口有位老人家,隔老远就招呼“老爷爷,过来坐吧”。

两个人都把座位让出去了,邓谆和廖茗觉挪到地铁门旁边。屏幕里在放卡通宣传片,廖茗觉盯着屏幕,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邓谆侧过脸看了她一眼,突然说:“我第一次看到你,就是在地铁站。”

“啊?”这下轮到廖茗觉惊讶了,她对此可一点印象也没有,“真的假的?”

虽然廖茗觉已经不记得,但那件绿色毛衣千真万确是铁证。她笑起来,难为情地解释说:“那件毛衣是妈妈给我打的。我很喜欢,所以经常穿。”

到了滑冰场,上冰球课的孩子们刚休息,冷气沿着冰场地面往上冒。廖茗觉和邓谆各自穿过冰刀鞋,慢慢滑入场内。

因为都不算老手,他们还特地花钱租了一个辅助用的推车。邓谆还算能滑,廖茗觉却直接粘在了车上。

一开始她还想试着摆脱一下,争取进步,到后来索性就自暴自弃了。廖茗觉坐在推车上说:“我就这样滑算了。”

邓谆默默地盯了一会儿,像是在思考这个问题,然后抱起手臂:“我是随便你。”然后就转背,一个人扬长而去了。

但眼睁睁看着他越滑越好,到最后,她还是控制不住,尽全力站起来。几个小男生逆行滑过,看到廖茗觉那战战兢兢的样子,居然开口嘲笑她:“这么大人了还不会滑!”

“又要摔了!又要摔了!”

“喔!”

廖茗觉恶狠狠瞪过去,但一分心,脚下就站不稳了,差点真的要摔,还是立刻扶住推车才重新站好。尚未说什么,只见邓谆已经滑到这边来,确定她没事,就才转身看向那群小鬼头。那些小孩也都是见风使舵的老手,一看到可怕的大哥哥气势汹汹回头了,马上就作鸟兽散,能溜多远溜多远。

值得一提,就在两个小时前,肖屿崇纠结良久,连朋友叫他去玩游戏都没动,最后还是一个鲤鱼打挺,换上衣服洗漱准备出门。

托廖茗觉那大大咧咧不知道区分群和私聊的德性(有一次她在群里狂发传媒部的照片,当时肖屿崇在玩王者荣耀,差点没被下弹的提醒气死),他知道了他们的聚会地点。但时间还是不确定。

他想去碰一碰。

准确来说,这也不是去撞他们,顶多只能说是碰运气。没遇上很正常,但万一遇上了,那也只能说是有缘。

肖屿崇刚到门口,就被躺在沙发后面涂脚指甲油的妹妹盯上了。

肖娅卿从靠背后面露出两只眼睛:“哥哥,你去哪?”

肖屿崇的语气冰冷得像是他本人已经化身为冰场:“冰场。”

“跟谁一起?朋友吗?有没有帅哥?有的吧?有的吧?有的吧?”肖娅卿立刻扑上来,从背后缠住哥哥,尖着嗓子撒娇道,“我也要去!”

肖屿崇面色沉重地往外挪,拼命想把背上像抱着树的蝉一样的妹妹甩下去。虽说帅而自知容易油腻,但他们这个年纪的男生,只要别过头,稍微自恋一点也只会显得可爱:“看你哥我不就行了——”

“看腻了啊!”肖娅卿毫不留情,“你不带我去我就告诉妈妈!”

俗话说,仗势凌人的妹妹就是讨债的鬼。到最后,他还是没能扔下她,兄妹俩一起出门了。

肖屿崇开了车,一路上肖娅卿都在副驾驶座上叽叽喳喳,吵得叫人头疼。停车后上去,肖屿崇脚步飞快,肖娅卿追在后面,又发出一连串的尖叫声。

他临时转过身,凶巴巴地问:“你就不能自己找个地方玩去?”

“你怎么对你妹妹这么凶啊!”肖娅卿也大叫起来。

“哪有人跟自己妹妹过情人节的啊?”

“那你倒是找个人一起过啊!”

肖娅卿早就看透了她哥哥。从小到大,肖屿崇没少被女生喜欢,但他就是个条件上的巨人、实际上的矮子。眼睛长脑门,谁都看不上,出口就伤人。要不是他长了副好皮囊,哪个女生能受得了他这低情商。

眼看着兄妹吵架的战火马上就要烧起,肖屿崇满脑子都是“快把我妹带走”,猛的一回头,却不偏不倚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廖茗觉终于放开手一个人滑行,双臂抬起,高兴得直叫:“我会滑啦!我会滑啦!”

他立刻走上前去,靠在围栏边张望。看到她那张纯粹洋溢着快乐的笑脸,一瞬间,任何烦恼都烟消云散。肖屿崇得出了结论,他们是有缘的。

尽管她话尾呼唤的是别人:“邓谆!邓谆你快看啊!”

穿着黑色牛仔外套的男生已经滑上去,只有侧脸,隐隐约约看得到在笑。廖茗觉滑过他身边,又想调过头去,然而转弯还不熟练,以至于整个人向后栽。邓谆条件反射伸出手,本来是搭住了的,但地面太滑,两个人立刻摔成一团。

即便摔了跤,就算狼狈不堪,廖茗觉还是在笑,邓谆也笑了。两个人都笑得那么开心灿烂。

周围人也有人滑过,甚至带着笑容看过来,以一种微妙的欣慰和喜悦窃窃私语。大概都在猜测他们是不是情侣吧。

“傻不傻。”肖屿崇轻声说。

肖娅卿完全没听到。她也走上前,看到的一瞬间低呼道:“哦,是那个乡下妹。那是谁?她男朋友?卿卿我我,哼……看着还挺幸福的嘛。”

肖屿崇径自转身,漠不关心地说:“我请客,去附近吃点东西吧。”

这一天,廖茗觉和邓谆都滑得很尽兴。

两个小时过后,刚好下午场结束,他们才出来。两个人恋恋不舍地聊着滑冰的诀窍和感悟,虽然主要都是廖茗觉在说,邓谆听着。

“肚子好饿,”说这话时,廖茗觉故意捧着肚子,挤出一个不开心的表情,随即恢复笑嘻嘻的样子提议,“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邓谆没有异议,当即环顾四周。

说真的,肖屿崇真的没打算再跟这两个人碰面。

谁能想到他们会也进来吃饭啊?!

这是一间泰国餐厅,好像在小红书还是什么社交网站上还挺火。正好撞上饭点,结果还得拿了号等位置。兄妹俩坐在门口喝着茶水和水果,总算听到服务生叫他们的号码。肖娅卿比参加最强大脑抢答题目还激动,立刻跳起来答到。

结果,就是这堪比唱山歌般响亮的一嗓子,直接把背着包路过、两颗毛茸茸的脑袋凑到一起看同一个手机导航的邓谆和廖茗觉叫住了。

四个并非情侣关系的年轻人在情人节正面相遇。

最先打破僵局的是服务生,刚好空出来的是四人座,店员疑惑地微笑:“请问你们……是一起的吗?”

肖娅卿第一个走上前,擦掉嘴边并不存在的口水,直勾勾看着邓谆,嗓音也变得娇滴滴的:“你好,你是我哥哥的朋友吗?”

那扭捏作态的声音几乎让亲哥肖屿崇反胃:“你装什么——”

肖娅卿一巴掌把他打开,继续看着邓谆说:“我是肖娅卿!嘿嘿!”

邓谆只有不到一秒的迟疑。无声无息的精神空间里,仿佛有什么开关被扳了上去。霎时间,他脸上浮现笑容,那是与方才在冰面上摔倒时截然不同的表情,更完美,更精致,也更难以辨别含义:“你好。”

在肖娅卿的大力推崇、廖茗觉围观、邓谆无感和肖屿崇抵死不从却也没办法的情况下,四个人一起坐下了。

“茗觉姐姐还没吃过泰式咖喱吧?”在帅哥面前,肖娅卿露出前所未有的乖巧姿态,“我推荐绿咖喱喔。茗觉姐姐想吃鱼饼吗?”

廖茗觉有点不适应,但还是很快点头:“哦,吃!”

“好耶!那就点一份拼盘啦!”

肖屿崇没告诉妹妹,她有点用力过猛了。也许她想表演的是茜茜公主,但截至目前看来更像网上那个“吃个桃桃”的短视频男网红。

菜上来后,大家都开始大快朵颐。

肖娅卿尽全力睁大眼睛,希望能更靠近美颜后的自己:“邓谆,你有玩微博吗?抖音呢?我们可以合作拍个视频呀。”

邓谆朝她笑了,明明可以直接说“我不玩”,却采取了最为委婉、不会让人不舒服的说法:“不好意思,我没玩过那些。你平时用吗?”

肖屿崇要维护自己在同学面前的形象,也看不下去自己妹妹这德性,终于放下筷子:“邓谆以前在做演艺方面的工作。你就别瞎打听了。”

“什么?网红孵化吗?还是演员?”肖娅卿有着十几岁女生特有的嘴碎,“总不可能是练习生吧?”

廖茗觉伸出筷子去夹鱼饼。折叠的鱼饼没能切碎,有些太大了。她试图用叉子切断,但不习惯这样的餐具,笨手笨脚弄不好。剩余三个人分明在对话,邓谆却立刻用勺子边沿抵住,帮她撕下一小块。

完毕后,他也不吃什么,就这么放下勺子,继续聆听他们的交谈。

肖屿崇略有迟疑,瞥了眼邓谆,邓谆没有反应,可他也没再说下去,只是推辞:“你别问了。”

吃完后走出去,肖屿崇去买单。肖娅卿一直盯着手机,突然举起屏幕,朝他们递过来。“我就知道!”她兴高采烈,难以掩饰内心的嘚瑟,“邓卓恩!是你吧!”那上面是邓谆某次眼睑发炎,一侧戴着眼罩跳舞的练习室视频。

邓谆的笑容加深,仿佛模具朝橡皮泥质地的可塑性材料碾压下去。

肖娅卿没有恶意,只是还太小,雀跃得恨不得跳起来:“真的是你啊?天啊!难怪这么帅!你为什么退啊?是因为违纪了吗?还是腰伤之类的?谈恋爱?被雪藏了吗?”

咄咄逼人的提问宛如飞镖密密麻麻直射而来,邓谆纹丝不动。他不需要足以喘息的缺口。邓卓恩知道怎么应付别人,尤其是异性,年长的,年幼的,漂亮的,不那么漂亮的,性格好的,性格坏的。

但是——

高个子的女大学生突然出现在他们中间。

肖娅卿往左边,廖茗觉也往左边,肖娅卿往右边,廖茗觉也往右边。肖娅卿踮起脚,廖茗觉本来就个子高,肖娅卿往下弯腰,廖茗觉跟着弯腰。她一拍手,一副“尽管来吧”的样子,简直像是足球比赛里的黄金守门员。

“你搁这儿拦我球呢?”和善的表情快要绷不住,女高中生忍无可忍,从牙缝中间挤出问句,“这是在干什么?”

廖茗觉有点犹豫,一咬牙,还是鼓起勇气大声说:“不要欺负邓谆!”

【本章阅读完毕】

上一章 回书目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