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库洛牌都是带文豪》

灵魂复构·17

风荷和织田作之助你一句我一句地编排躲在卡里的某人,终于在织田作之助说到“我们以前在港口……”的时候,某人动了。

「人间失格」的卡面脱离出卡,太宰治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小风荷这么好奇以前的我,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吗?”

虽然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不占地方,但两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杵在她面前,风荷还是不由得觉得好挤。

“好久不见,太宰。”织田作之助淡定地打招呼。

太宰治似是有些无奈,表情有点奇怪。他看了看满脸写着“有故事!我很好奇!”的风荷,又看了看万年淡定脸的织田作之助认输投降:“好久不见了,织田作。”

风荷和两个阿飘窃窃私语了几个会和后就被机舱里昏昏沉沉的氛围感染到哈欠连天。

注意到少女的眼皮子上下打架,脑袋还点一下点一下的,太宰治比了个嘘声的动作准备调整魔力分布替少女盖上毯子。但正好路过的空姐很热心,卡住了小推车就在太宰治之前取走了毯子。

被人抢了活,太宰治耸了耸肩,终于和织田作之助转回了正题:“没想到她连你也能召唤出来。”

织田作之助感慨:“我也没想到还能有再醒来的一天。”

对他而言,闭上眼的那一刻到如今也不过是眨眼间,但看太宰治就可以看出来,从那以后应该已经过去了很久。

至少他万年不变的黑西装已经变成了茶色长风衣外套,常年缠在眼睛上的绷带也没有了。

织田作之助用“今天天气不错啊”的语气寒暄:“现在在做点什么?安吾他怎么样了?”

“安吾啊——他挺好的,就是现在工作挺忙的。”太宰治掸了掸衣摆:“我现在在一家侦探社里做调查员哦!”

“找遗失的宠物、调查出轨的证据这种工作吗?”

“嗯……虽然听上去很有趣,但很遗憾,我还没接到过。”

*

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后,这趟航班落地戴高乐国际机场。

圣玛丽学园地处偏僻,和繁华市区有不短的距离。圣玛丽学园怕咒术高专来的咒术师人生地不熟,特地派了车来接他们。

负责接待他们的是圣玛丽学园的一名老师安利·留卡斯。

这位安利老师和七海建人同样都是金发,但颜色差距很大。七海建人的金色是古金色,而安利·留卡斯给人的感觉就很……法国人,是那种甜腻又张扬的金色。风荷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风荷和七海建人被安排在了圣玛丽学园的招待所,两个人就住对门。

“我们要去看一眼咒灵吗?”风荷放下行李就去敲七海先生的房门,她的东西不多,行李箱也小小一个,接待的安利老师还诧异过她一个女孩子的行李箱怎么会这么轻。

七海建人这时已经松了领带脱了外套在收拾行李:“先不去,你没有休息够之前不要去。记住,状态不好的时候不要轻易上战场。”

“哦。”被教育了的风荷乖乖应声。

等她回房间收拾完了行李一抬头,窗玻璃上趴着好几只约莫只有10厘米高的小精灵。

风荷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什么东西!?”

小精灵们合力推开了窗户飞了进来围着她打转。

“你就是从日本来的咒术师吗?”

“看起来好小一只,真的可靠吗?”

“我觉得她不行……我们还是去看看隔壁的成年人吧!”

……风荷暴怒:“什么意思!我可厉害了!再说了接到任务的人是我不是七海先生,你们去找七海先生也没用!”

小精灵们四散纷飞,一些躲到了窗帘后面、一些躲到了床板后面怯生生地看着她。

怎么觉得还变成她的错了呢?风荷气鼓鼓地拿了安利老师给她的宾客胸牌就准备出门。

一群甜点精灵们又屁颠颠地跟着她飞。

“怎么走了?”

“啊呀肯定是生气了!”

“都怪你们刚刚质疑她!”

“你不也觉得她不行吗?”

这次风荷推门出去的时候,七海建人也正好从房间里出来。

少女开心地两三步蹦跶到他身边:“我们现在去吃饭吗?我有点饿了,飞机餐好难吃。”在飞机上她就没吃几口东西,现在已经饿得不行了。

“走吧。”

食堂离招待所不远,风荷和七海去食堂的路上还会短暂地经过通往玫瑰花园的小径。玫瑰花园馥郁芬芳,即使是几十米外的小径入口都晕染一片花香。

风荷嗅了嗅甜腻的玫瑰花香:“我们不去看看吗?就远远看一眼!”

“……哎。”七海建人扶了扶眼镜,似是妥协:“就看一眼。”

少女和甜点精灵一起欢呼:“好耶!”

风荷要去玫瑰花园,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就在前面开路。小径不过几十米,没走几步路就能看到玫瑰花园的外围。

太宰治慢悠悠地从天上飘过去。

玫瑰花园里大片大片的绿叶衬托盛开的玫瑰,要从这么一大片绿油油里找出一只通体绿色的咒灵还真要点眼力劲。

“让我看看——”太宰治环视了一圈:“哦?是那个吗?”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甜点精灵们纷纷点头附和:“是它是它!在这已经一周多了,哪也不去,但是只要有人靠近它就会——”

“就会什么?”

甜点小精灵们循声望去,看清楚才发现刚刚还在天上听他们说话的黑发青年已经飘到了咒灵边上好奇地戳了戳。

小精灵们脸色大变:“危险啊!”

绿帽咒灵原本大概是在打盹,被太宰治戳了戳就晃悠悠地动了动类似手的帽檐边缘,像是要醒了的样子。

风荷也紧张了起来,不停地给太宰治使眼色让他快回来。

偏偏身处危险之中的那个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还偏头轻快地问:“哈咦?”

“哈咦个锤子!卖什么萌啊!”风荷捂脸。她一时间也顾不上七海建人还在身边,急匆匆地吼他:“快回来!”

她说得晚了,绿帽咒灵已经醒来。

荧绿色荆棘藤蔓破空缠绕上太宰治,风荷心一紧,立刻解放了法杖准备救人。

“斩断荆棘,「金色夜叉」!”

一早就觉得要是带少女来这就一定会出点什么事情的七海建人深感无力:“今天可是超额工作了。”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不是一般人能折腾的,他们时差都没调过来又饿了许久,不是全盛状态真的很不想上阵祓除咒灵啊……

因为答应过七海先生只在外围远远地看一眼,所以风荷和太宰治之间本来就有很远的距离。在金色夜叉赶到之前,太宰治先被层层裹裹的藤蔓包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见到这个情形,甜点精灵纷纷不忍直视:“完了完了,这个怪物最喜欢男人,这下肯定跑不了了。”

正准备上前的七海建人脚步一顿。

就连打算去徒手救人的织田作之助也停下动作。

风荷愤而挥杖:“还我太宰先生!”

金色夜叉手起刀落,层层荆棘断裂纷落。太宰治从中探出头来:“救——命——”他喊得悠闲,愿意搭理他的人也就只有救牌心切的少女了:“还是小风荷对我好。”

荆棘藤蔓不断缠绵而上,隐隐有血珠滴落。

少女忧心忡忡:“太宰先生受伤了会不会把文豪牌的卡面刮花啊?”

织田作之助默默地退回风荷身边:“应该不会吧?”

最多就是卡面变成战损限定版太宰治?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