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你踏冰雪而来[花滑]》

第 16 章

小映雪和沈冰年被带到了范敏禾面前。

他们看看沈洛川,又看看沈洛川旁边戴着佛珠的男人,最后看向范教练。

听范敏禾说了之后,他们才知道,这次的分数已经非常非常高了。

范教练分别夸奖了他们,跟姜映雪聊了之后,觉得小姑娘确实不错,决定收入花滑中心:“你的爸爸妈妈在吗?我跟他们谈谈。”

“啊?找他们干什么?”

范敏禾笑了:“当然要你爸爸妈妈同意才行了,我还能直接带着你走呀?”

姜映雪愣了一下,还在想该找她爸还是去找妈妈,他俩会不会答应,又听范教练说:“你家有亲戚在上海吗?不然的话要有家长一起陪同到上海去。”

“家长陪同?”

“不然呢,你这么小,没有家长一个人怎么在那里生活?”

这着实出乎姜映雪的预料,她茫然地看向周教练。周嘉阳其实没去过花滑中心,也不了解那边的情况,以为跟国家队的设施差不多:“范姨,那边没有宿舍吗?”

“在建了,还没建好。”范敏禾说,“之前的选手都是本地的,这不是今年刚开始往外找人吗?我们这边可以帮忙租房子,要是年纪十四五岁往上的,自己住也没什么问题,这么小的总要有大人照顾才行吧。”

她来之前,也确实没想到会带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回去,目标人群放在青年组,作为接下来两届冬奥的人才储备。

姜映雪怎么也没想到,花滑中心的教练愿意带她走,却要家长陪同!

坚强如小诺基亚的她险些没绷住,差点泪洒当场。这个世界的艰难还是超出了一个小姑娘的想象,但凡她有一个愿意这样陪她的家长,何至于非要离开A城,去上海当一个运动员呢!

范敏禾见小姑娘表情不对,用眼神问周嘉阳,是不是她家里有什么情况。

周嘉阳不好当着小姑娘的面说,便道:“接下来不是还有几天比赛吗?让孩子回去跟家里先商量商量。”

“嗯,是该商量商量。”

姜映雪低落地走出来,沈冰年一直陪在她身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给她出馊主意:“要不你让你爸过去一次,然后就让他回来,教练那边就假装他还在。”

跟着他们一块儿出来的周嘉阳和沈洛川不巧听到了这句话,沈洛川眉心一皱,教训地瞪了一眼儿子:“沈冰年!”净带坏人家小姑娘!

沈冰年听到声音,心虚地转过身去,看到他爸身边的周教练,眼睛一亮:“教练,要不你过去给映雪妹妹当家长吧!”

周嘉阳额上青筋跳了跳:“我才二十多岁,当什么家长!”

“这,我爸奔四,你们站一起我还以为你们差不多大呢……”

周嘉阳:“……!”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没揍过这小子真是后悔。

这个办法也行不通。沈冰年有些苦恼。

最后姜映雪说,她爸那边是不指望了,准备回去问问小姨该怎么办。

她换下衣服鞋子,都没跟前来观赛的姜爸爸等人打招呼,自己背着小书包,拎着大大的演出服袋子和冰鞋包走了,只有没来得及拆掉的公主头显示出她才刚刚当了冰面上的小公主。

沈冰年也觉得姜映雪更适合呆在冰上了。

因为冰就像属于她的仙女教母,冰上的她是最夺目的公主,可是走下冰面,她却要面对这样的现实与困难,相比之下在冰上摔跤都不算什么了。

沈洛川重新带他进去,让他坐在戴佛珠的顾伯伯和花滑中心的范教练身边,一起看了后面青年组的冰舞比赛,听他们评论那些选手的表现。他心里却想着,怎么才能让小啪叽顺利去花滑中心。

哎,好想啪叽,早知道刚才和她一起走好了。

……

姜映雪本来不想打扰小姨,可是现在这情况,她不找小姨也不知道找谁了。

她到小姨家的时候,对方正一边嗑瓜子,一边看韩剧看到涕泗横流,茶几上扔了一堆小纸团。

许媛看到她,擦了一把鼻子,立马起身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带着鼻音道:“映雪,你怎么过来了,沉不沉啊。”

“小姨,你看个电视哭成这样……”

“嗐,我是失恋局,该死的罗泽宇!”许媛刚骂了一句,又有人敲门,是楼下商家送饭上来。

“你来得正好,我看剧看得想吃炸鸡,快来吃。”许媛打开包装袋,放到餐桌上,把正在上演生死绝恋的韩剧关了,还给姜映雪拿了冰牛奶,“是发生什么事了吗,慢慢说。”

姜映雪有点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先咔嚓咔嚓啃了一只小鸡腿,抹了抹嘴,这才把想去花滑中心,但去那边居然要家长陪同才行的事说了。

“早知道要家长陪,我一开始就不考虑了,认真训练了那么久,教练也说答应带我了,结果居然这样!”她又啃起一个鸡翅,“真是的!”

许媛跟她一起吃得津津有味,眼睛却是看着小朋友的,先调侃了句:“你缺了颗牙吃得还挺香。”

哪知姜映雪一听,眼睛直接红了。

换第一颗牙时在身边的人是小姨,换到第五颗了,除了沈冰年,还是只有小姨发现。

许媛从餐桌对面坐到了姜映雪旁边,捏了一把小嫩脸:“要不别当运动员了吧,你现在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在冰场里,太累了,小朋友可以多玩一玩啊。”

“嗯,看来是当不成运动员了,不过我在冰上呆得还挺开心的,以后会继续在俱乐部学下去吧。”

现在的情况根本不是她能改变的,再不情愿也只能接受,又闷闷地啃了两个小鸡腿,化悲愤为食量后,关心了一下小姨:“罗泽宇又干嘛了。”

“他呀……”许媛拿了手机看了一眼,空荡荡的,真是棒极了,“要是今天不跟我道歉,我再也不原谅他了。这次是真的,我发誓!”

姜映雪眨眨眼,觉得幸好每次小姨只发誓,绝不说违背誓言会有什么后果,否则简直不敢想象……

她在小姨家混了一顿好吃的,一大一小各有伤心事的两个女孩子拥抱了一下才分开。

姜映雪心里已经慢慢接受不能去花滑中心,以后还是像现在这样每天放学去滑冰,并且开始考虑再忍两年,初中考个寄宿学校。

可是,她没想到,回到家,等着她的却是怒容满面的爸爸。他言辞激烈,义愤填膺,不许她再去俱乐部,当然,更不会再给她交那份昂贵的学费了!

小映雪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仿佛三年前、甚至更多年前笑着给她讲故事的爸爸,全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一般。

……

今天的比赛结束后,范敏禾还真去了周嘉阳的烧烤摊捧场。

“范姨,吃点什么?”

“来点蔬菜吧,不要辣,清淡些。”

周嘉阳烤了些茄子、土豆片、青菜之类,洒了薄薄的一层胡椒粉,端上去,范敏禾说:“现在也没什么客人,陪我坐会儿。”

他只好坐下来。

范敏禾顿了顿,似乎在考虑该怎么开口,良久才道:“嘉阳啊,范姨是过来人,你心里不好受我都明白,你不去温哥华、世锦赛,不搭新女伴,我完全理解你……哎,你给我拿瓶啤酒吧,今天想喝点儿。”

周嘉阳沉默地拿出冰镇瓶酒,打开瓶盖,倒满了两杯,一层白色泡沫浮在上方。

她盯着那杯啤酒有些出神地说:“你跟顾星那时候比今天那俩小朋友大不了多少,我就从你们那么小开始带,我当时一看就说,啊,冰舞有希望了,那种心情,你能想象吗?”

范敏禾抬手抽了张桌上劣质的餐巾纸:“因为我自己被冬奥会拒绝了太多次,从我十几岁,到三十几岁,一开始就想自己获得一点荣誉,后来就觉得老是不行,好丢人啊,再后来我就想,为什么冰舞就是没有人呢?”

“我就特别希望咱们国家有比我更好的选手出现,希望有人能超过我,希望有人能去一次冬奥会,不说什么名次,好歹能去参加一下,希望这个项目能稍微起来那么一点……你俩就是那时候出现的。”范敏禾用纸巾按了按眼角,“你们说是我的光明都不为过,知道吧?我敢说我比那些所有的领导啊、总教练,都更希望你能有成绩,可就是这样我也没逼过你吧?”

“我不会离开这里。”周嘉阳低声说。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该放下了。”范敏禾说,“我们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们对这个项目是有感情的,最美好的青春、最美好的感情,都在冰上。不要因为当时一些人激进错误的决定,就远离这个项目,那叫得不偿失。”

“星儿当年也很想去一次冬奥会。”她一口饮尽啤酒,又给自己倒上一杯,“你再好好想想,要不要把你们曾经的梦想,延续到下一代人身上,让他们去实现一次。**了,你随意。”

范敏禾带着打包的烧烤离开,周嘉阳独自坐在摊位上吸烟,很长一截烟灰落在地上,脚一踩,混入泥土了无痕迹。

一支烟燃尽,他一转头,就看到小姑娘气哼哼地抹着眼泪过来,还是白天那个发型,身上背的、手里拿的都没变。

“小祖宗,大晚上你一个人走过来啊?怎么了这是?”他猜是姜映雪想找家人陪同被拒绝了,这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事。

小映雪放下东西,捶了捶酸痛的小胳膊,很有气势地说:“何以解忧,唯有啤酒!我来喝啤酒!”

好家伙,今天都上这喝啤酒来了。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