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记录

《情敌的精神体向他求爱了》

暗杀

汽车开到了酒店,已经有宾客提前到了,楼下有茶楼,直接给包了下来,宾客们可以先到茶楼里休息,等晚上的时候再一起参加订婚宴。

来的人不少,各个都穿的光鲜亮丽,对比起漆铎一身再普通不过的衣服,却没有丝毫的压制,反而是漆铎一出现,很多人都看向了他。

直接把旁边的方启北给忽略了。

方启北想自己应该是不高兴的,毕竟大家都在看漆铎,他这个未婚夫反而被边缘化了,可是方启北眼底的笑意却慢慢多了起来。

忽然觉得很庆幸,漆铎是来他这边。

兰馨那里肯定也有人,但一定不会有哨兵这样出众。

如果漆铎是去了兰馨那里,方启北大概知道,怕是女友会对这人一见钟情。

当然他们的婚礼还是会继续,就是以后估计女友要开始追求漆铎了。

方启北反倒是庆幸起来。

方启北转身和漆铎说话,这时大家好像才注意到他,看向他的目光方启北没去注意,但知道肯定有人是羡慕的。

他就喜欢这种被众人艳羡的感觉。

宴会在楼上,方启北和漆铎上楼,他稍微问了一下,从漆铎口里得知另外那个人不是哨兵,而是名向导。

“是个黑暗向导。”漆铎补加了一句。

“黑暗向导?”那一刻方启北慌了起来。

漆铎看出了方启北的慌乱,显然大众都知道黑暗向导,虽然没有接触,但多数会有点了解,黑暗向导比起向导而言,他们的精神感知力更加的敏锐,

没人能够在他们面前撒谎,只要他们想,可以轻而易举就知道一个人所有隐藏起来的秘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普通人在向导面前,就跟思想倮奔没什么差距。

相比起暴戾嗜战的哨兵,虽然哨兵破坏力强大,可大众眼里,他们更加畏惧向导。

没有人会希望向导接近自己,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窥视出来。

“倒也不用担心,我们是来保护大家的。”不是来攻击谁。

所以方启北完全不同惊心。

方启北嘴唇都稍微变了点色,听到漆铎这样说,脸色好转一些,他轻轻点头。

待在漆铎身边,方启北只觉好像气氛都是压抑的,对方身体周围有股冷气在往外面扩散,方启北找了理由走到一边,正好关于订婚宴的事,需要和酒店负责人再接触一下,以免中间出什么小问题。

漆铎没有跟上去,转身往宴会厅后面走,走到人员少的地方。

这周围倒是意外的,没有任何信息素的存在,一点痕迹都没有,向导们还没有来。

那两名向导,漆铎对他们两个记忆不深,最后两人都死了,虽然漆铎及时抓到了他们,但是两人身体里埋藏有炸彈,直接就自爆而死,连脸都被炸烂了,送回塔里后追查他们的身份,没有查出来。

似乎两个向导就没有在任何塔里住处,是刚觉醒不久,没有被发现的向导。

上一世线索随着向导们死去,直接就中断了。

对于漆铎而言,他的一个任务失败了,他不是专门追查的人员,这事塔里其他人在做。

漆铎继续他的下一个任务,没有再关心前面失败的这个。

这一世里,已经知道了结局的他,突然间觉得,好像这中间怎么都会有人死去。

就算重活一世,他还是无法做到让所有人都不沾染鲜血。

向导确实珍贵,但普通人的生命,同样珍贵。

自己的任务是第一点,其他都得排在后面。

两名向导是专门来对付漆铎的,上一世里两人困住他几秒钟,这一次多了黑暗向导,可以说胜利已经在他们的手里了。

那么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怎么从向导口里探寻到有用的信息,漆铎眯起了眼,视线看着酒店外陆陆续续过来的宾客。

一共有一两百个人,人员很多。

得从源头将问题给解决了。

漆铎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最初方向就有点错了,不过没关系,漆铎笑了笑,他有自信可以做好这一切。

小意思。

下午的时间过得挺快,很快订婚宴的另外一个当事人就出现了,女生穿着一身纯白美丽的婚纱,从车里下来。

车里同时还下来了另外一个人,漆铎的视线更多的放在那个男人身上。

男人穿着定制的礼服,蓝色的礼服,就差胸口戴朵礼花了。

想到这里漆铎笑了两声,这想法要是方启北听到了,怕是得非常不高兴。

漆铎手放在了阳台上,有阚邶在,两个向导那里,就交给阚邶了,漆铎相信这个黑暗向导,是没有问题的。

瞬间就入侵两名向导的精神,从里面探查出一点秘密来。

至于他的话,目标就是别的人了。

那些身上沾染了一点向导信息素的普通人了。

上一世死亡的人有大半都是被射杀的,被宾客里的一些人射杀的,他们没有被收买,袭击者也不算是他们,只不过是被下达过精神暗示而已。

向导的能力之一,就是对他人进行精神暗示,以到达某种程度地控制了。

漆铎没有立刻把察觉到的危险者给清除,立刻就清除了,那就是在打草惊蛇。

他要把蛇给抓住。

穿着婚纱的女孩上楼,她的母亲跟着她,父亲还有一会才到,他他漆铎在人群的后面,没有站太前面。

远远的开着走进宴会厅的一群人。

其中个子最高的男人猛地抬眸,视线极具穿透力,瞬间就和人群后面靠着墙壁站的哨兵四目相对。

哨兵见到同事来了,扬起手嗨了一声。

眉目张扬,笑意糅在眼瞳深处。

周围都是喧嚣,但在看到漆铎的那一刻,一切的嘈杂都瞬间停滞和凝固了起来,整个世界时间齿轮停止转动。

阚邶一双眼睛就只能清楚看到远处的年轻又俊美的哨兵。

只有哨兵的身体是鲜亮有色彩的,其中的人,全都变得灰暗和模糊起来。

这种状态只是一瞬间的事,大概就半秒的时间,可就那半秒,在阚邶心底狠狠地镌刻下了痕迹。

阚邶从兰馨身边让开,这是对方的主场,将人安全送来这个任务已经完成。

剩下的就是观察受邀前来的宾客。

阚邶知道自己现在和漆铎都算是伪装的身份,他不应该往漆铎那里靠得太紧,但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一样,走着走着人就已经快来到漆铎的面前了。

漆铎还是那副眸底含笑的眼神,阚邶手指动了动,有人走了过去,直接就走到漆铎身旁,那人相当热络,端了杯酒到漆铎手里。

先是介绍了一下自己,随后问漆铎的名字,透亮的眼睛凝在漆铎身上,明显是对漆铎有点意思了。

“你是……方启北的同学?”方启北的朋友,基本都是校园里的,没有什么社会人士。

“是。”漆铎笑着点头。

“我和他也吃过几次饭,但一次都没有见过你。”男人一双眼睛,微微眯着看人时,有点像是爬行生物的目光。

漆铎解释道:“小学同学,有几年没见过面了,最近我刚好到这边来,知道他订婚,就临时来了。”

这个理由再好不过了,没有人会怀疑。

男人自然也是。

“不介意问下你现在的工作?”

看漆铎这样子,似乎没多少学生气息,反倒有另外一种冷意。

“在一家公司做点打杂的工作,没什么专业技能,只能随便做点混口饭。”还真不算谎言,在漆铎眼里,他做的工作,和打杂差不多,都是些收拾处理的事。

“什么公司能收你这样的打杂的,你可别和我开玩笑。”

男人显然有点不信了,倒是觉得漆铎着颜值,怕不是娱乐圈的人。

把自己的想法给提了出来,漆铎笑着摇头。

“演员?那不可能,我这人不会演戏,也一点都不喜欢按照什么剧本来演,太受限制了。”他喜欢自由发挥的演技。

例如现在。

“你也最好别进娱乐圈,太乱了,没几个好的。”男人往漆铎身边靠,两人身体的距离瞬间就拉近了。

漆铎视线盯向了一个地方,宴会大厅的入口位置,女孩的父亲来了。

也就是漆铎他们这次的保护对象来了。

至于为什么不是直接跟着兰程远,贴身保护他,那是因为兰程远自己的意思,显然这个人极度自信,不担心自己得安危,有人要暗杀他,那就来好了,他从来都不怕。

因为他知道,对方就是要在人多的地方,让所有人都看见,这样才更具有影响力。

塔里也是这样认为的,因此遵从兰程远的意思,把漆铎和阚邶分散,让两人去兰程远的女儿和未来女婿身边。

兰程远走到了宴会大厅里,身边跟着有人,对方低头和兰程远说了两句话,兰程远眼睛快速扫视大厅,几乎很快就注意到了漆铎和阚邶。

这两个哨兵向导,两人站在宾客们后面,但存在感可都一点不低。

塔里把两个王牌都送了过来,看来这次万无一失了。

兰程远目光快速移开,没有和漆铎他们过多的眼神交流。

漆铎端起酒喝了一口,旁边的男人眼睛往漆铎张开又合上的嘴唇上看,方启北的小学同学长成这样,看起来应该还是单身,身边没有人。

这不是明摆着送上来给他的?

男人也低头喝酒,眼帘下垂,把眼底涌出来的贪婪给迅速掩饰住。

上一章 回书目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
猜你喜欢
小说推荐
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不以盈利为目的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