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第 42 章

事情发展成这样,是他所没能预料到的,他抱着兰德,身体有些僵硬。明明他有刻意避免牵扯上关系,最终还是变成这种局面。他抿了抿唇,低下脑袋,睡的正香的熊崽子进入眼眶,内心纠结着,最后破罐子破摔。

而他的两个跟班,则是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这是马尔福的新宠物?克拉布眼神交流着。

高尔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眼神往德拉科那飘着,示意克拉布问问看。

克拉布想了想,最终没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马尔福,那是什么?”

正在发呆的德拉科冷冷的看向克拉布,灰蓝色的眼睛里没有温度。

克拉布嘴角动了动,最后扯出一个讨好的笑容,然后在那没有波澜的眼神下闭上了嘴。

两人对视一眼,不是很理解这位脾气不好的少爷的反应。

“要吃点东西吗?”高尔小心谨慎的问道,掏出从礼堂上带来的蜂蜜饼干和青苹果。

倒还算识相。德拉科挑了挑眉,没来得及吃早餐的他确实有些饥饿。他伸手接过,将更偏爱一些的青苹果放在一旁,等会再享用。然而他刚拿出一块饼干,怀里的兰德就动了动。

怎么了?他停住动作,看向兰德。

他黑色的鼻子动了动,似乎闻到什么,睁开了黑溜溜的圆眼,抬头刚好与灰蓝对视。

你好,我可以吃你手上的饼干吗?他眨眨眼,试图驱散倦意,礼貌的“呜嗯”几声,没得到回复。

那我就当默认了哦。他前爪在德拉科大腿上撑了一下,整只熊坐起来,距离刚好让他张口就能吃掉那片甜滋滋的饼干。

湿热的舌头舔过手指,金发少年的耳根瞬间红了起来。

这人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德拉科有些难以置信,手掌猛的缩到一旁。

继续啊?不喂我,我怎么吃的到嘞?他用熊爪勾了勾他的围巾,示意让他继续。

红色顺着耳朵逐渐攀爬,德拉科轻微的动了动缩着的手,整个人像是静止一般。

真的不给吃了吗?他有些不满的瘪了瘪嘴,视线转向一旁的苹果。

他熟练的趴下来,两只后腿在德拉科的大腿上蹬了蹬,好让自己的前爪能碰到那个苹果,然后按住,将它拖了过来,最后两爪抱着苹果,直接啃起来。整个流程如同跳水般顺畅,完全可以评上9.9分。

克拉布和高尔一脸惊悚的看着对面的场景,恨不得自己是个瞎子。

德拉科的脸色从白到红,又从红到黑,换了好几个色号,最终平静下来,只是用想要杀人灭口的眼神瞥了两人一眼,眉头皱的像是能夹死苍蝇。

吧唧吧唧。他边啃着苹果边乐呵呵的看着对面两人瑟瑟发抖,时不时有些苹果碎顺着嘴缝掉在座位上。笑死,这俩胖子真怂。苹果被啃了个干净,他顿了下,最终没想起来什么,只好用前爪抹了抹嘴,然后又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下一个目标,就是该回窝躺着了。他转身,却发现自己那暖和的窝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最边上。他眯了眯眼,有些不爽。干啥子,都让你随便摸、没吃你饼干,还不愿意让他睡的暖和点。他有些生气的低吼,潜意识却不想伤害这个人,只好随便叫了几声,原地趴下。不睡就不睡,又不缺你一个窝。

德拉科松了口气,确认他睡着后,皱着眉抽出自己的魔杖,清理咒有效的清除了脏乱的物品,使某人棕色的皮毛更加的光亮,他感受到什么,身子转了个圈,屁股朝向德拉科。

嗤,真够幼稚的。德拉科内心嗤笑着,心情好上许多,被清理过的手指有些不自然搭在腿上,似乎还留有那种温热的感觉。

——

自动驾驶的马车很快到达霍格莫德车站,克拉布和高尔逃跑似的拎着行李下车,好像待会他们不坐在一起一样。

德拉科伸手将他捞起,柔软的触感沾满手心,给大脑带来试图上下其手的冲动。

列车的汽笛鸣叫了几声,距离出发时间已经很近了。由于兰德的缘故,他们来的有些晚,黄和古伦尔他们下了马车,直奔列车而去,身影在德拉科面前一闪而过。

列车内,人坐的很满,他漫不经心的走着,也懒得计较那两个人去了哪,反正和他无关,恍惚间,一只手伸出来,将他拦下。

“我们这还缺一个,你应该不会嫌弃吧?”黄熟络的说着,伸手捏了捏兰德的耳朵。

他颔首,坐到黄的旁边。

列车发车,没有兰德调动氛围,四人相顾无言。

熊崽子被放在大腿上,手上连一张报纸也没有,德拉科无所事事的坐着,垂着眼帘发呆,左手垫在兰德的脑袋下,手指悄悄的挠着他的下巴。随着手指的力度,兰德不由自主的发出舒适的呼噜声。他意识到什么,僵硬的停下自作主张的手,试图掩饰自己刚刚的行为。

黄意味深长的睨了他一眼,有些调侃的勾起嘴角。也不知之前不情不愿的人是谁呢?

静谧的时光中,空气里隐约飘来了些甜味。勾走了原本还在睡梦中兰德的魂,他睁开眼,刚好与一直盯着他的古伦尔对视,倦意被吓的消散,他闻了闻周围的味道,伸出爪子,戳了戳旁边的黄。

她低下头,精准的握住爪子,捏了捏熊掌内侧的肉垫。

“呜嗯,呜嗯。”他亲切的提醒着,不知从哪来的感觉,觉得这位看上去人美心善的小姐姐,能够理解他的意思。

她眯着眼,脑中闪过棕熊的习性,带着笑意的挠着他的下巴“饿了?”

诶,对了。他眯着眼,点点头。

黄刚打算起身去找食品车,一袋饼干就出现在眼前,她挑眉接过饼干,道了声谢。

兰德眼巴巴的看着她掏出饼干递到他嘴边,直接毫不客气的张开血盆小口,整个吞了下去,吧唧吧唧的嚼着。甜滋滋的蜂蜜伴着朴实无华的小麦,让他幸福的眯起眼,他扒拉着黄,示意她继续投喂。

她把饼干袋往德拉科那移了些,他摇头拒绝,左手拖着这只不省心的熊,右手指尖埋在棕毛里,不时的顺着毛,一脸面无表情。

甜腻的味道伴随推着食品车的胖女巫,来到他们的车厢“有人要来些点心吗?”她亲切的询问。

“有饼干吗?小蛋糕也可以。”黄按住某只一直想拿空了的饼干袋的熊,瞥到眼睛亮晶晶的古伦尔,善解人意的问道。

“当然,你们需要多少?”胖女巫弯下腰,将底层的饼干与蛋糕拿出,目光刚好注意到棕色的团子“哦,好可爱的小熊。”她赞叹道,又翻了翻,找出几瓶牛奶来。

“或许你们还需要这些?”

“是的,谢谢。”黄痛快的将这些东西全都买下,惹得胖女巫嘴角的笑容停不下来,她和蔼的送给他们一些其他零食当做赠品,然后推着食品车前往下一个车厢。

兰德有些期待的看着那些点心,嘴里的唾液感觉快要溢出来,还好他是一只矜持的熊,虽然他不清楚矜持是什么意思,残存的理智让他用爪子蹭了蹭嘴巴,保留最后的尊严。

“呜嗯,嗯!”他催促着,还好小姐姐和对面的棕发男生,远比抱着自己的金毛识趣,将饼干和锅形蛋糕同时递到嘴边,让他有些犹豫,不知该吃那边是好。

他脑中莫名浮现出一句话,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他觉得很有道理,虽然他还只是一只小熊,但他完全可以全都要。于是熊嘴一张,啊呜两声,直接将饼干和蛋糕消灭,吧唧吧唧,好吃,就是有点干巴。他往牛奶处伸爪,朝黄眨眼。

熊大爷发话,她怎么敢不听呢?黄看着他一副熟悉的欠扁模样,手忽然痒了起来。你也就这种时候,能享受会他们的服务了。她轻哼一声,把插好吸管的牛奶送到他嘴边,有些恶意的用力挤了下。可惜熊的承受能力比人好多了,他惬意的砸吧嘴,丝毫没有被为难到。

食物越吃越多,兰德也越发的精神起来,他难得拒绝了投喂,大脑运作起来,只是依旧空荡荡的,许多东西像是隔了层玻璃,明明即将触碰,却还是被划分开来。他看了眼车厢里的四人,回顾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懒得思考,重新回到温暖的大腿。

想吃水果,只吃甜的好腻。他抬头看向德拉科,爪子拉了拉围巾。

他低下头,入目就是某人吃饱喝足,懒洋洋的样子,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浅色的嘴唇用力的抿着,灰蓝的眼睛里满是他的倒影,脸上的神情透露些不解。

嘁,竟然不懂他的意思吗。熊大爷交流无果,直接瘫下来,成为一张熊饼。

他是一只熊诶,他想着眼睛里自己的样子。可他为什么能听懂他们说话呢?他舔了舔自己的爪子,锋利的指甲弯着,提醒他现实。他真的是一只熊吗?他有些疑惑,吃饱喝足后的困意袭来,稍微补充的能量依旧不能缓解冬眠的本能。他隐约记得自己有些重要的事情,可怎么也想不起来。他迷糊的想着,最终还是睡了过去。

“怎么又睡了?”德拉科发表了他特有的带着嫌弃的关心。

“大概是补充的能量还不够吧。”黄算了算食物的重量,挥着魔杖,整理投喂后杂乱的环境。

“诶,兰德还没吃饱吗?可刚刚不是不吃了吗?”古伦尔看着剩余的零食,投喂的心再次燃起,毕竟谁能拒绝一只乖乖等你投喂的小可爱呢。

她摸了摸熊头,挑眉笑道“可能是挑食了吧,下次可以喂点别的,比如他最喜欢的哈吉斯。”

咦,那不是他最讨厌的菜吗?古伦尔疑惑的对上黄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眼神,选择沉默。

——

时间已经接近午后,不过有着点心,他们倒也不是很饿。反而能理解兰德挑食的缘由,只吃这两样零食,实在是有些腻了,尤其是对于喜好咸口的黄来说。

返程的速度似乎比去的时候要更胜一筹,窗外的风景不断倒退,消逝在人们的目光中,转眼间,伦敦就已经到了。学生们拎着行李,从列车上走下,在9又4分之3车站停留一会,然后前往麻瓜世界。

古伦尔有些恋恋不舍,眼神不时的往德拉科那瞥着,最后叹了口气,和米迦勒往出口走去。希望德拉科能照顾好兰德,他这么想着,拽着米迦勒袖子的手更加用力几分。

“行李给我吧,我可以自己拿的。”他伸出手,等着自己的行李。

米迦勒歪了歪头,眼神闪烁,拎着两人的行李箱,加快脚步。

怎么又是这样?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古伦尔抿了抿唇,有些不满的追上去“我真的可以自己拿,你知道我很厉害的。”

“嗯。”他清楚,毕竟那些招式是他教的。

“那把行李给我吧。”他试图抢过他手里的箱子。

浅蓝色的眼睛里划过笑意,毛线帽里的耳朵不停的抖动,握着行李的手更加用力。

真是令人羡慕的少年人的感情啊。黄感慨道,和旁边的合作伙伴告别“圣诞见。”

德拉科颔首,标准的马尔福做派。她挑眉,倒也不纠结,快步往墙那边走去。

车站里的人逐渐离开,两个跟班正拿着行李站在墙边,一脸忐忑的等着他。

德拉科懒得计较这两个人的行为,单手拖着熊屁股,另一只手接过行李箱,快步离开这个喧闹的地方。

麻瓜车站里,穿着优雅,一身疏离气质的马尔福夫妇坐在长凳上,小声的谈论些什么。

“卢修斯,真的不看看这本杂志吗?”纳西莎指着杂志上的《如果你是他深爱的人,你的幸福指数排行榜》,有些调侃的看着他。

卢修斯脸色阴沉,嫌弃的讽刺道“就这种会把神秘人排到第3的没脑子杂志?”

纳西莎眉头轻挑,化了淡妆的脸上满是笑意“不好奇你的排名吗?”

“当然不,这没有意义。”他转过头,不与自己格外美丽的妻子对视“不要被这种亲近麻瓜的杂志轻易荼毒。”他提醒道。

她无奈的耸了下肩,继续翻看这本杂志。不得不说,《夏娃》虽然有些推崇麻瓜文化,但里面的内容对巫师界的女性来说,十分实用,也十分吸引她们。她从包里掏出一面小镜子,查看自己的妆容,十分完好,不需要补妆。

卢修斯余光注意着她,看见她的行为,有些不爽的眯着眼,对这本杂志的背景更加忌惮。

墙壁不停有学生冒出,卢修斯客套的和黄问候几句,目视她远去,转头就看到与自己相同的金色抱着一只棕色动物从墙壁里走出,他眼角抽了下,不由得皱起了眉。

纳西莎将杂志收起,塞到卢修斯手里,连忙凑过去,帮德拉科提着行李箱。

不用的,妈妈。德拉科张了张嘴,最后没有说出逞能的话,苍白的脸,由于少年强烈的自尊心,涨得通红。

她温柔的摸了摸自家孩子的脑袋,拎起这个并不重的箱子,带着笑意的调侃“新养的宠物?家里的泰勒已经失宠了吗?”她又摸了把还在呼呼大睡的兰德,没等德拉科接话,就继续说了下去“不过很可爱,符合你的眼光。”

脸上的红润迟迟不能褪下,他有些纠结,不知该怎么和自己的母亲解释,这其实是他们家之前的家教,只好点点头,小声的和自己的母亲道谢“谢谢你,妈妈。”

卢修斯轻抬手杖,指向他,冷冷道“马尔福的家教就是让母亲帮你拎行李吗?”

纳西莎用胳膊肘戳了下卢修斯,斜了他一眼。

都是你惯得。他有些愠怒,转身风衣一甩,大步往前走着。

她无奈的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提起自己有些稍长的黑色裙摆,追上自己的丈夫“怎么了,卢修斯?”她有些俏皮的歪头,扯着他的衣角,不让他继续赌气。

卢修斯抿唇,有些不雅的翻了个白眼,还好这里并没有人知道他是高贵的马尔福。

纳西莎低声笑了下,手指卷着丈夫淡金色的长发,在他背上画着小圈。

他咒骂一声,手杖轻轻打了下她的手背,接过她手中的箱子“都说了,少看那些没营养的东西。”

她挑眉,看着金发下红润的耳朵,笑而不语,你这不是挺喜欢的吗?心里对《夏娃》的评价再次涨了几个点。

德拉科走在后面,看着自己父母间的举动,感觉自己大脑里的词汇都无法描述他的震撼,他们什么时候这么..了?这倒也不是他们之前感情不好,只是没有这么的开放?他眨眨眼,感觉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然而卢修斯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想法。

“快点,小龙,还是说你已经被列车上的那些低劣食物麻痹,不想吃午饭了?”卢修斯察觉来自自儿子热切的目光,有些别扭的催促道。

“怎么会呢,爸爸。”他挑眉,勾起熟悉的马尔福式笑容,跟了上去。

“听说你打败了救世主,抓到了金色飞贼?”卢修斯随意的挑起话题。

“当然,波特根本没他们吹的那么强。”他自信的回答,随后想到了什么,闭上了嘴。

“只不过你们还是输了。”卢修斯淡淡的接了下去。

德拉科不语,最后不情愿的“嗯”了一下。

卢修斯嘴角难得勾起一个的真心笑容,他有些别扭,侧过脸,试图用长发遮一遮,却被妻子轻巧的缕到耳后。只是德拉科刚好低着头,没有看到。他瞥了她一眼,空闲的手摸了摸还在低着的金色脑袋。

他抱着兰德,眨眨眼,感觉原本冒着酸涩小泡泡的内心,变的甜蜜起来。

三人无言,但有一种默契在这家人之间流转,德拉科怀里的兰德动了动身子,睡得正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