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chapter40

宋玉芬见是沈度如约而来,心里对这个人的态度更是又转变了几分,但她惯会拿乔,自然不肯在面上露出分毫。

姜有山为了做和事佬,笑着打破了此刻的氛围:“呦,小沈来了?快进来坐。”

说完,他把报纸合上,人也从摇椅上站了起来,推着沈度往沙发上坐,自己又泡了壶茶,端着坐到了沈度的身边。

姜茶眼看屋里形成了两方对垒的局面,那脚就怎么也不听使唤了,她杵在了门口没进去。

“宋姨,姜叔儿,今儿我来,是来向二位认错的。”

嗯,不错,开门见山,是宋女士喜欢的交流方式。

“你有什么错?要说错,也得是我教女儿没教好,追着个男人屁股后面赶都赶不走。”

“诶,我说老伴儿,怎么好这么说我们姑娘。”姜有山听不下去。

“你闭嘴!”宋玉芬训了他一句。

沈度深知今天这个局面是长久积压下来的问题,也是他和姜茶能正式在一起之前必需解决的事情,所以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无论姜茶父母如何说如何做,他都要表现出自己的诚心。

本来之前就亏欠姜茶良多,身为父母,自然心疼女儿爱的这般不容易,而这些又都有他的原因在其中,虽然外人不知前情后果,但那些对沈度来说不重要,未来能在一起,才重要。

“宋姨,今天我来,就是来向您二老表一下态的,之前让姜茶受了很多苦,现在想来也很是心疼。我这个人,对感情的事情不甚在意,以至于连自己心爱之人都辜负。但好在还未让姜茶对我失望。也希望您二老,能给我个机会。”

沈度这番话,说得姜茶脸微红。

宋玉芬也是从小女儿那般年纪走过来的,面对沈度,她也知道这个男人有多难拒绝。

更重要的是,自己闺女稀罕人家啊,还稀罕了这么多年。起初她不同意,也是因为沈度无情,她想着尽快让女儿从苦情中脱离出来。

现在,既然两个人都有意,那她也不是那不开明的父母。但有些话还是得说在前面的。

宋玉芬往姜茶那边看了一眼,“家里没醋了,去打点儿醋回来。”

姜茶本来正被沈度一番掏心窝子的话说心里妥帖,没想到又要被支出去,有些不情不愿。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的面说啊,每次都故意找借口,不让她听。

沈度见到她的不情愿,心里好笑,又给她添了个新差事。

“刚我来时,遇见了许姨,她说唐佳恒有些奇怪,从昨天开始就不吃不喝的把自己关屋子里,你该去看看。”

这可是个大事。

姜茶也顾不上沈度帮着宋玉芬值开她这档子事了,进屋拿了件衣服就要往外跑。

沈度眼疾手快把人给拽住了,“衣服穿好。”

姜茶着急忙慌的伸进袖子里,“行了吧?”

“扣子也要系好。外面起风了,别凉着。”

“我又不是小孩子。”虽然嘴上抗议着,但姜茶到底还是听话的把扣子一颗颗系好。

等沈度终于点了头,她一刻不停闲的跑了出去。

姜有山和宋玉芬对视一眼,彼此眼神里都带着些了然。

“沈度。”宋玉芬很少叫他的名字,这次如此正式的呼其大名,还是头一次。

“有些话,我得提前和你讲清楚。姜茶这丫头如何乐意,我们暂且不说,但你俩现在既然说要处对象,你就不能抱着玩玩儿的心理,我们家是比较传统的家庭,受不了三天五天就嚷着分手换对象的事情。”

沈度张嘴想解释,被宋玉芬抬手制止。

“你先听我说完,我没有说想你一定要对我女儿如何如何这样的要求,两个人现在只是相处,合不合适都要另说,但咱们两家解放邻里的住着,四周也都是熟人眼吧眼望的看着,我可不希望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

沈度嘴角带着笑意,郑重的点了点头,“宋姨说的,我都知道了。今天我来,还有个事情要对您二老说,过后我想找个好日子,让我爸去托唐叔儿,做个中间人,来您这边定一下我们订婚的事情。”

姜有山一口茶没吹,咕咚咽了下去,烫的直咧嘴。

宋玉芬也傻在当场,她刚才是说的太严厉了?才让这孩子以为必需得娶他们女儿才行?

“你俩才在一起几天?说什么订婚?”

姜有山总算能说出句话来了,也觉得这太突然:“我说孩子,你得好好打算打算,不能仓促。”

沈度沉声道:“我这不是临时起意,今天来其实也是为了说这事的。我俩虽然正式在一起没几天,可认识的时间却够久了。我生意上也有起色,预计到年能赚够结婚的用度。房子的话,我爸说他等我结婚,就回老家了。先委屈姜茶跟我住老宅,等我再攒些钱,就换新房。”

“太快了吧?”

沈度说道:“若是嫌快,那我就在晚些时日找中间人,但左右也不能过了今年就是了。”

这下,宋玉芬可真说不出话来了。要不是姜茶是个姑娘家,她都怀疑自己闺女把沈度的肚子搞大了,才这么火急火燎的要定下来。

姜茶出了门,小跑着到了唐佳恒家,敲了门,是许如意来开的。

平时一向笑意盈盈的人,今天一脸愁容。

“许姨,唐佳恒呢?”

许如意眉头一皱,看向唐佳恒屋子的方向,大白天的还挂着窗帘,不知里面什么情形。

“在屋里呢,躺了好几天了,问啥也不说,就说心里难受。我也真是没办法了。”

姜茶心一沉,“我去看看他。”

原来剧情被改,陈思思也消失了,却忽略了这个为陈思思配好的深情男二。

姜茶敲了敲门,里面就听唐佳恒不太耐烦的声音响起:“我不饿不渴,说了别管我。”

“是我。”

唐佳恒静默了一会儿,才踢踢踏踏的下床开了门。

一向干净整洁的男人,胡子拉碴的糟心样,眼窝儿那里黑眼圈又深又大。

姜茶挑眉:“你这是怎么了?”

唐佳恒叹了口气,让开个路,容姜茶进了屋。

她找了个椅子坐下,“说说吧,做什么这样要死要活的?”

唐佳恒把自己扔回床上,烦躁的盖住眼睛,声音闷闷的:“我也不知道,就是心里有些不舒服,好像丢了东西。可我也不知道丢啥了。”

看来,陈思思的消息,连带着抹去了人们关于她的记忆,可有些角色就是依傍着她而生存的,在唐佳恒这里,大概还是会留下一些后遗症。

“既然不知道啥丢了,怎么就这么折磨自己呢,出去转转岂不是比在家里窝着强?”

唐佳恒摇头:“难受,还有时候会特别想哭,我这是不是得了什么大病?”

姜茶:“……”

“也不用这样说自己。”姜茶继续劝他:“你还记不记得,沈度家以前养的那只猫?”

唐佳恒点了点头。

“那只猫等于是咱们三个看着养起来的,最后走丢了,咱们也着实的哭了好一阵呢。”

“可无论如何,走丢的或者被更替的,都是不属于咱们的。与其困在这个屋子里让自己每天难过痛苦,不如去找只新的来养。”

笨蛋一样的唐佳恒后知后觉的问道:“你这意思是要让我养只猫?”

能骂他吗?

不得不说,唐佳恒这脑回路属实惊人,这人倒是开始出屋了,但他还真的买了一只猫回来养着。猫是黑色的,一双眼睛又明又亮,黑葡萄似的。

养猫没几天,又听说单位上有紧急任务,要出个公差,至于去哪里,他自己不肯说。

他不能说,家里人也就不好再问。

过了节日,姜茶的店就算基本定了下来,因为前期的一些提前宣传,让她接下来办的事情也都还算顺利。

她用了几日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开始把空间里的那些东西搬了出来,放在了二楼,一楼呢,就摆了些桌椅板凳,用来给学员讲课。

因为还要顾及单位上的工作,她就把固定学习的日子安排在了周末的上午和周三的晚上,每周两节。初期的授课内容就是嫁接睫毛和眉型设计,因为其中很多人都从事过这方面的事情,慕名而来只是因为想更新技术,所以初始阶段都很快进入了状态。

而且有不少人在她这里加盟了眼睫毛项目,都要从她这里拿货。让姜茶又有了大量的进账。

但这样的好时候没持续多久,李容就找到了姜茶。

本来两个人因着李易的事情,这段时间都没怎么见面,但这次她主动找来,肯定是有了重要的事情。

“妹子,我和你说,你这款眼睫毛,可是有人开始仿制了。价格还比你这里定的低好多呢。”

姜茶心道,怪不得最近自己这睫毛销量没那么大了,原来是有了替代品。

“容姐,那睫毛你能想办法弄到一些吗?”

“这个不难,回头我就给你拿来。但你可得上心啊,人家也许是大工厂,用时用料肯定要比你的方便。”

“放心,我心里有数。”

其实说实在的,她这半年,之所以只推出了一种眼睫毛,可不就是等着这个机会了吗。一件新兴事物的产生,必定会有争先恐后的效仿者和模仿者,她不怕被模仿,因为有信心,始终无法被超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