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章

太平王府内

太平王看着鹰眼老七,神情激动的道:“你说的可是真的?那批军饷真的找回来了?”

鹰眼老七语气恭敬的道:“当然是真的。俺老七可不会说谎,更不敢欺瞒王爷。如今军饷已经运到王府门口了,还请王爷派人清点一下。”

太平王连忙吩咐左右道:“快,快将所有的军饷都搬进府里,清点一下。”

正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这是生怕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军饷,又被人给劫走了。

太平王正领着府里的账房先生统计数目,无情和铁手两人便闻讯赶了过来。

铁手随手拿起一锭银元宝,仔细的看了看。随即十分高兴的道:“王爷,这正是之前丢失的军饷。不知王爷是如何找回这些军饷的?”

太平王连忙介绍道:“这位是十二连环坞的总瓢把子鹰眼老七。正是他带人在海上剿灭了扶桑国的海盗,将被劫走的军饷带了回来。”

无情看了鹰眼老七一眼,若有所思的道:“不知阁下是如何发现那些海盗的?又如何肯定他们就是劫走军饷的人?”

鹰眼老七镇定自若的道:“半个月前,我的一批货被来自扶桑国的海盗劫了,押送货物的门人也白白丢了性命。我当时正好闲得发慌,便亲自带人走了一趟。本想剿灭那些海盗以扬我十二连环坞的威名,却无意间的发现了这批官银。我稍微一想,便知道这正是太平王府丢失的军饷了。”

他顿了顿,又道:“我虽然是个江湖人,却也有自己的原则和一颗爱国之心。于是便日夜兼程的将这些军饷送了回来,如此也算是物归原主了。”

太平王颇有些感触的道:“先生大义,本王感激不尽。稍后本王便会上奏皇上说明此事,为先生请赏。”

鹰眼老七连连摇头,道:“王爷不必如此。俺老七也是佩服王爷的为人,这才亲自送回军饷的。实在当不得王爷如此厚爱。再说了,我们这些江湖中人,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跟官府打交道,更加不愿在皇帝那里挂名。还望王爷成全。”

他以后是万万不敢再跟这些皇族之人打交道了。毕竟单单一个九公子,便已经让他夜不能寐了。

太平王见他说的如此情真意切,便也不再劝说了。但他还是坚持道:“今夜本王在王府设宴,还请先生赏脸。”

对此,鹰眼老七根本不可能拒绝。毕竟这位太平王可是九公子的亲生父亲,他是一丝一毫也不敢怠慢的。

无情顿了顿,神色莫名的道:“不知那些海盗如今在哪里?我等总要仔细的调查一番的。说不定背后还有其他人指使呢?”

鹰眼老七眨了眨眼睛,有些抱歉的道:“那些海盗嗜杀成性,罪大恶极。已经全部被我扔进海里喂鱼了。”

他顿了顿,状似好心的提醒道:“无情公子若是想要继续调查一番,不妨派人去扶桑国明察暗访。我听说扶桑国虽是弹丸之地,野心却不小呢。”

无情的眸色暗了暗,语气淡淡的道:“多谢提醒了。”

鹰眼老七恭维道:“想来有无情公子出手,定能让那幕后黑手浮出水面。”

实际上,他早就已经派人打点好了,根本就不怕无情等人的调查。这件事注定要跟那些海盗们的尸体一样,石沉大海了。

而他鹰眼老七,很快便要凭借此事脱离隐形的人,做回自己了。想到这里,他的心情顿时豪迈不已,只觉得整个人都升华了。

无情见状,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脸色也更加不好看了。

铁手连忙道:“王爷,既然已经找回了军饷,我跟无情便要尽快离开这里了。毕竟这次已经耽搁了很长时间了。”

世叔之前来信说,冷血突然之间在岭南失去了踪迹。命他们二人尽快找回军饷,然后去岭南寻回冷血。

如今军饷已经找回,他们便应该立刻启程前往岭南。只希望冷血能够平安无事才好。

太平王笑着点了点头,道:“本该如此。不过今晚的宴会,两位公子可千万不能缺席啊。”

铁手连忙笑道:“多谢王爷。那我跟无情今晚便来讨一杯酒水。”话落,他便立刻看了无情一眼,示意他赶紧表态。

无情见状,有些无奈的道:“既然如此,今晚我们便要叨扰一二了。”

太平王乐呵呵的道:“无妨。你们两个跟我儿子的年纪差不多。我一直都把你们当做自家子侄看待的。”

无情怔了怔,一向清冷的面容瞬间变得柔和了一些。此时此刻,他不由的想到了自家世叔。

……

铁手看着无情,有些担忧的道:“无情,你没事吧?难道你还在怀疑宫九?”

无情语气淡漠的道:“那个鹰眼老七绝对有问题。或许就是宫九让他将军饷送回来的。只是不知宫九究竟有何过人之处,竟然可以让鹰眼老七听命于他?”

铁手反问道:“若真是宫九劫走了军饷,他又有为何要派人将军饷送回来呢?这岂不是多此一举?而且他这样做,岂不是增加了暴露的风险?”

无情皱了皱眉头,道:“我也不知。但是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铁手想了想,道:“我自然也是相信你的。只是宫九的身份特殊,轻不得重不得。若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他顿了顿,又有些无奈的道:“就算我们将证据呈给皇上,皇上看在太平王的面子上,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他已经主动将军饷归还了。”

无情闭了闭眼睛,语气嘲讽的道:“鹰眼老七似乎已经成竹在胸了。或许他早就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所谓的真相,就等着我们去揭幕呢。”

铁手顿时无言以对。他有些头疼的道:“那你打算怎么做?冷血那边也不知是什么情况,我们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无情顿了顿,道:“明日便出发前往岭南。总之,冷血绝对不能出事。”

话落,他便自顾自的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铁手见状,连忙劝慰道:“你少喝一些,晚上还要去王府赴宴呢。”

无情淡淡的笑了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次日一早,两人本想快马加鞭赶往岭南,却收到了自家世叔八百里加急的信件。

无情立刻打开信封,神情严肃的看了起来。须臾,他脸色难看的道:“冷血被人追杀,险些丧命,危机时刻为人所救。如今已经在回京的路上了。世叔让我们立刻回京,有要事相商。”

铁手拿过信纸看了看,道:“世叔这封信写的着实有些古怪,显然有很多地方都语焉不详。看来事情有些棘手啊。只是这偌大的江湖上,还有谁能够不顾神侯府的威势,重伤冷血呢?”

无情冷哼一声,道:“无论是谁,既然做了这等事,便要付出代价。”

铁手深吸一口气,道:“那是自然。”

他们四人虽说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谁若是敢伤害他的兄弟,他定要让对方血债血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