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冲动

程可可见到盛伊的那一刻,不禁发懵。

她还沉浸在自己即将就要见后爸的兴奋中,没想到却是这个人,大脑有些转不过来弯。

盛伊见是程可可,显然也是一愣,然后不失风度地指了指对面的座位:“请坐吧。”

程可可狐疑地坐下,开口问:“我妈跟你一起来的?“

“不是,她只是把我约在这里。”

老妈不是说吃个晚饭吗?怎么把盛伊也约过来了?

而且看盛伊刚才的反应,他也并不知道自己会来。

程可可皱眉:“那她人呢?”

盛伊耸耸肩,好笑道:“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吧,她又不是我妈。“

程可可拿出手机,沉着脸给老妈拨出电话。

对面很快接通,语气带着并不真心的急切:“可可,你是不是已经到了?妈妈这儿堵车,还在路上。那个,小盛已经到了吧?那你俩先吃,不用等我,你们年轻人有共同话题,多聊一聊哈。“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程可可:……

这哪是老妈邀请自己共进晚餐,分明是故意安排自己和盛伊在这里培养感情的。

程可可立刻站起身来,对盛伊说:“不好意思,我有事先出去一会儿。”

她刚要离开,却听盛伊说:“程小姐稍等,正好我有个事想请教下你。”

程可可站住脚步,低头看他:“什么事?”

盛伊用下巴点了点对面的座位:“还是坐下说吧,否则我怕程小姐一会儿站不住。”

程可可:?

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还是坐了下来。

盛伊把玩着手中的手机,似笑非笑:“我想请教一下,程小姐当初为什么去云盛实习?“

这个问题问得莫名其妙。

程可可想都没想,随口应付:“云盛的实习工资高。“

“是吗?“盛伊失笑,”可是我怎么听说,程小姐是为了某个暗恋的学长才去的云盛?“

程可可的脑子“嗡”了一声。

他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肖老大也知道了吗?

盛伊慢条斯理地把手机放下,盯着程可可:“我是真的很好奇啊,既然程小姐对那个学长如此一往情深,为什么后来突然处心积虑接近我四哥?”

程可可顿时感到极其荒谬。

她没想到,自己曾经那淡淡的情愫和后来对肖煜虔诚的暗恋,竟能被歪曲成这样不堪的表述。

盛伊步步紧逼:“程小姐,能否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程可可没有回答。

她本来可以解释自己误会肖煜是暗恋的学长,所以才对他有了急速迸发的感情。

但她实在说不出口,因为那个曾经暗恋的网友学长,此时正坐在自己对面,一脸鄙夷地看着自己。

盛伊见程可可答不上来,态度反而温和了一些。

他语重心长地劝告程可可:“其实上回该说的我已经说过了,只是程小姐似乎根本没有把我的话当回事。这次,我好人做到底,再次提醒程小姐,及早脱身,不管是肖家,还是我四哥,都没什么你好图的。”

程可可这回终于开了口。

她缓缓摇头:“你误会了,我真的没有想过图什么。”

盛伊冷笑,双臂抱在胸前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看来程小姐还真是油盐不进啊。”

程可可默默地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盛伊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道:“看来,还真得给你下点儿猛料呢。”

说着,他站起身,一手插兜慢慢悠悠地走到程可可的座位旁,然后把另一手搭在餐桌上,弯腰俯身凑近程可可的耳朵:

“你知道肖煜的妈妈是怎么死的吗?”

过于亲近的距离让程可可瞬间想要把身体往后拉,但这句话的内容却让她一滞,维持刚才的姿势没有动。

她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随荫小区那间房子里少年肖煜的合照。

那么美到极致的一个女人,死了?

下一秒,她听到了让自己更加毛骨悚然的话:

“是被他爸犯病时活生生打死的。”

程可可的身子一抖,瞬间脸色就变了。

盛伊见收到了预想的效果,不免有了几分得意。

他轻呵一声,奉劝最后一句:

“这个病会遗传,程小姐好自为之。”

程可可还没理解完盛伊最后说的那句话,旁边却突然传来一声“咔嚓“拍照的声音。

程可可连忙转头,只见自家老妈正一脸尴尬地收起手机:“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俩继续。“

程可可立刻站了起来:“妈,你拍什么呢?“

老妈干笑着解释:“没什么啊,妈就是觉得这家餐厅环境不错,顺手拍了一张。“

程可可此时也不想和老妈多拉扯什么:“妈,既然有人陪你吃饭,我就先回学校了。“

说完,也不顾老妈和盛伊是否尴尬,径直走出了餐厅。

程可可感觉此时,胸口像是被石块密密实实地堵住一般难受,盛伊吐露的内容实在太过危言耸听。

她并不害怕,只是心疼。

如果事实真是如此的话,肖煜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程可可犹豫半天,决定还是去找冯雪打听一下。

好在冯雪家离这里不算太远,程可可打了个电话,两人便约好半小时后见面。

*

程可可把冯雪约在自己最爱的一家广式餐厅。

这家餐厅,点心精致,甜品可口,之前程可可仗着自己怎么也吃不胖,经常来这里大快朵颐。但今天,她却吃得味同嚼蜡。

冯雪夹起一枚饱满的虾皇饺:“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程可可选了一个次要原因:“我妈最近总给我乱拉红线。”

冯雪笑得猖狂,没有丝毫同情心:“你妈这是看你哥没戏了,所以开始打你的主意。”

程可可勉强地扯了扯嘴角。

冯雪拿着筷子,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姐给你出个主意。”

程可可抬头。

冯雪认真地说:“尽快谈个能谈婚论嫁的男朋友,反正迟早都要嫁人的,不想被别人安排,就提前把自己给安排明白。”

程可可用小勺轻轻转着白瓷碗中的陈皮红豆沙,默默不语。

她对肖煜,自始至终没有考虑过什么谈婚论嫁的问题,只是单纯地热烈地喜欢而已。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程可可终于切入主题,漫不经心地问道:“雪姐,我听说肖老大的妈妈不在了,是吗?”

“昂。”冯雪完全没当回事,“不是他妈妈不在了,是他爸妈都不在了。”

程可可:!!

惊诧地问:“他们为什么不在了?”

冯雪摇头:“这个不太清楚,肖家一直讳莫如深。”

程可可的心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难道真的如盛伊说的那样?

冯雪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好像有传闻是夫妻同时服安眠药死的。”

程可可呼了口气。

虽然具体原委不知道,但是这个说法让人好接受多了。

“肖煜的爸妈也挺传奇的。”冯雪咬了一口爽滑的肠粉,“据说他们是在酒吧里认识的,他妈当时给他爸陪酒,然后就上位了。”

程可可“嘶”了一声,连忙摇头。

“不可能。”程可可摆出证据,“我听说肖家老太太特别看重儿媳妇的学历,怎么可能让自己儿子娶一个陪酒女?”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冯雪解释,“当时他妈妈是个研三的学生,那家酒吧是她家开的,她便在酒吧里帮忙,就这么的勾搭上了肖家少爷。”

程可可:……

行吧,这个说法还比较可信。

冯雪啧啧道:“不过这个女人也挺厉害的,据说当时肖老太太不太满意她的出身,但不知道这女人耍了什么手段,让肖家大少爷对她死心塌地,非卿不娶。”

冯雪摇头感慨:“据说那女人刚一毕业就嫁了过去,学位证、结婚证双证到手,真是人生赢家啊!”

程可可还想问些什么,自己的手机开始嗡嗡作响。

程可可一眼就看到了“肖老大”三个字。

她怕被冯雪看到或者听出来,连忙留了句“你先慢慢吃”,便匆匆走出餐厅大堂,找到一个比较安静的位置接听。

肖煜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从话筒传来:“我到D大门口了,现在方便出来吗?”

啊?

肖煜之前跟自己说,他今天应该会一直在肖家别墅,没想到居然回来了。

那一瞬间,程可可非常犹豫。

她迫不及待地想和肖煜见面,送给他自己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但自己和发小刚刚吃饭不久,重色亲友鸽掉对方,也太不合适了。

程可可虽然满心遗憾,但还是说:“抱歉肖老大,我现在不在学校。”

那边停顿了几秒:“好的,我没有什么事,就是顺路过来看一下。”

程可可握着手机,凝视着窗外渐稠的夜色:“肖老大,你今天在家里过生日,应该很热闹吧。”

肖煜“嗯”了一声。

程可可用脚尖在地面上轻轻画圈:“那应该收到不少礼物吧,我的……还没有送给你。”

“确实收到很多,但是,我在期待你的礼物。”

肖煜的语气平静,但莫名让程可可的心跳加速了起来。

“那要不我明天带去公司吧。”程可可急急地表态。

“没事,下周末,我去D大找你。”肖煜顿了一下,声音沉静而好听,“提前一周约你,可以吗?”

程可可的脸瞬间烫了起来了。

虽然她和其他人也经常会说“约你”之类的话,但这两个字从肖煜嘴里说出,却具有让自己脸热心跳的魔力。

“嗯,好。”程可可轻声回答。

接下来两个人便谁也没有说话,但谁也没有舍得挂断。

他们彷佛都在倾听话筒里对方呼吸的声音,感受着彼此的存在。

其实按照程可可之前的计划,就在今天,肖煜的生日当天,自己要跟他勇敢表白。

但后来因为知道当天不能和肖煜见面,她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但此时,暧昧的温度逐渐升高,旖旎的气氛烘托得刚刚好,程可可突然有了一种就在此时此刻向他表白的强烈冲动。

这个念头一升起来,就像野蛮生长的藤蔓一般紧紧地攥住了她的心。

她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蛊惑,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怂恿自己开口。

程可可紧紧闭上眼,良久,终于做出决定。

下一刻,她睁开眼睛,声音颤抖却坚定:

“肖老大,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