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hapter1

“在期末考试中获得高二年级第一名的是,高二八班的颜晞同学。”学校礼堂里,副校长在主席台上高声念道:“请以上念到名字的同学,上台领奖!”

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颜晞从座位上起来,上了台。

台下有人议论纷纷,“又是颜晞第一,她好像从高一开始就一直都没掉出过年级第三。”

“正确来说,她只有高一第二学期期中考试那次不是年级第一。”

“而且校庆的时候她还上台弹了钢琴,各种竞赛也拿奖,甚至还听说她会散打,说明人家也不是书呆子,这太厉害了吧。”

“人家的爸爸是科学物理研究院的院士,妈妈是大学音乐老师,一出生就起点比我们高了。”

“这么优秀的人,我要是看小说看到这样的女主都觉得有点假。”

今天是高二第一学期最后一天,开完了期末散学典礼,学生各自回到教室领寒假作业,而后一窝蜂朝着校外跑。

为期二十三天的寒假正式开始了。

颜晞和袁蜜来到校门口的公交车站,刚好一辆公交车过来,两人拿出公交卡滴卡上车,找了车尾并排的两个位子坐下。

一坐下,袁蜜凑过来,八卦道:“这次第一名奖品是什么?”

颜晞把双肩包放在腿上,回道:“一支钢笔,还有两百块的红包。”

“不是吧,上学期还有五百红包呢,学校真的越来越抠门了。”袁蜜从包里拿出口香糖倒了两颗,而后递给颜晞,“对了,你这个寒假报了什么兴趣班?”

颜晞倒了两颗口香糖在手心,“没报。”

“所以,你这个寒假不会打算和你妈出国度假吧?”在袁蜜的印象中,几乎每到寒暑假,颜晞都要去上兴趣班,所以才有了现在钢琴,小提琴,绘画,散打全能的她。

如果她没报名,则说明她和她母亲要去国外度假。

颜晞道:“我奶奶最近身体不舒服,我妈得照顾她,我自己报了一个国际冬令营活动。”

袁蜜眨了眨眼睛,“那是啥?”

“简而言之就是一群来自各个国家的人去新西兰的一间学校,体验他们的校园生活吧。”

袁蜜伸出大拇指,“厉害。”

“你有什么计划?”

“我啊。”袁蜜靠坐在椅子上,“好不容易放假,我打算每天窝在被窝里刷剧看小说,嘿嘿。”

颜晞无奈,“袁蜜同学,你还要不要考重本了?”

“考呀,你看下一个暑假就要到高三了,我妈绝对不给我刷剧看小说了,我这是高考最后的狂欢了。”袁蜜嘻嘻地笑着,“说起来,我昨天熬夜看了一本小说,女主角的名字跟你的一模一样。”

颜晞很少看小说,听到她说女主角名字跟她一样,她随口问:“讲了啥?”

“就是女主吧,跟你完全相反,她从小在农村长大,就挺土的,然后十八岁的时候,她被他爸认领回去了,他爸挺有钱的,然后她就入读了贵族学校,遇到了高富帅男主。我跟你说,这个男主太帅了,他就是那种痞痞的,坏坏的,但是却让人着迷那种,他一开始爱欺负女主,最后爱上女主后,他整个人都好宠,好痴情,啊啊啊,好帅。”

周围有人看了过来,颜晞赶忙对她做了个嘘的手势,小声道:“袁蜜同学,这是在公交车上,注意影响。”

袁蜜还在花痴中,“总之啊,就是很好看,我真的太爱这种了。”说着,她拿出手机,“来,我把名字给你,在晋江文学城就能看。”

颜晞拿出手机一看,袁蜜发来一个书名:《校霸请不要爱上我》

颜晞:“……”

——

放假第三天,颜晞出发去新西兰参加冬令营,和她一起报名的还有三十个来自其他城市的学生,他们统一在省会的机场汇合,一同前往新西兰。

由于天气原因,飞机延误,坐在候机厅的颜晞正想找点东西打发时间,想到了袁蜜给她介绍过的一本小说,那本小说的女主角还跟她同名。

她打开晋江文学城,搜索了书名,点开看了看。

文中一开头就是女主卧病在床的妈妈告诉女主,她的亲生父亲是南城某个公司的老板。后来女主的亲生父亲出现,帮她交了巨额的治疗费,但依旧没能挽救女主妈妈的性命。

没了妈妈的女主被亲生父亲带到了南城,安排她入读了贵族高中,没想到的是,因为她出身农村,周围的同学都排挤她。

文中的男主角岳嘉铭是华阳中学的校霸,和女主角是同一个班。

的确如袁蜜所说,男主岳嘉铭一开始一直都在霸凌女主,男主的魅力颜晞一点没感受到,只觉得这个人没礼貌,不尊重人,还仗势欺人,这样的人家里有钱就美其名曰痞帅,但实际上跟街头混混没区别。

颜晞看着跟自己同名的女主角被男主欺负,每次都躲起来偷偷哭,逆来顺受,从来不反击,她看得火冒三丈,当即关闭了页面,不再去看。

机场广播提示登机,颜晞背起双肩包登了机,开启一段旅程。以前她出国都是跟着妈妈一起,这是第一次身边没有亲人,只有年龄和她相仿的学生以及一个带队老师。

飞机起飞不久后,随着嘭一声巨响,颜晞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失去了意识。

——

敞亮的教室里,戴着眼镜,穿着白色套装裙的语文老师在讲台上讲着《离骚》,“‘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的意思就是说,父亲反复的思考揣摩我的生辰八字,为的就是要给我取个和生辰八字匹配的好名字……“”

颜晞撑着下巴,有些心不在焉。

她是前天来到这个世界的,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穿进了书里,还穿成了那本《校霸请不要爱上我》的女主角,那个跟她同名同姓的女孩。

她穿过来之前,原主掉进了游泳池,醒来的时候,她就成了原主,并且还发着高烧。

昨天是周一,她在家休养了一天,今天一早原主的生父亲自送她来学校的。

坐在这个陌生的教室里,她心情很糟糕,她还没从悲痛中缓过来,并没有心情去融进去这个新的环境。

忽然,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她的脖子上,顺着脖子滑进了她的衣领,像是沙子,她抖了抖衣服,衣服里的小颗粒便掉了出去。

没过多久,再次有小沙粒一样的东西落在了她的头发上,她抬手一摸,发现是一小块绿豆大小的橡皮。

颜晞回头一看,只见隔壁组最后一排的岳嘉铭靠坐在椅子上,他双腿伸直,神情百无聊赖,手上还捏着一块橡皮,对上颜晞的目光,他不屑啧了一声,视线偏向别处,似乎是觉得她的那张脸脏了他的眼睛。

原主皮肤黑,是最近这一年晒黑的,母亲生病住院后,家里没有亲戚愿意借钱给他们,她就辍学打工,跟着舅舅去建筑工地做苦力活,每天日晒雨淋,皮肤晒成了棕色,双手满是厚茧和小伤痕,一点也不像一个十八岁女孩的手。

一块橡皮擦碎再次落在了颜晞的头发上,颜晞忍无可忍,举了手。

语文老师看她举了手,一时想不起她的名字,便问:“这位女同学,有什么事吗?”

颜晞站了起来,把刚刚收集到的橡皮碎放在手心,“老师,岳嘉铭一直在用橡皮扔我,严重影响我上课。”

语文老师看向岳嘉铭,她咳了一声,对岳嘉铭道:“嘉铭,上课要认真听哈,不要影响其他同学。”

说完,她就继续讲课。

颜晞往后看了一眼岳嘉铭,岳嘉铭挑起眉,意思似乎是在说:“你竟然敢告状?”

颜晞朝他翻了个白眼,看着黑板,不再发愣,认真听课。

下了课,颜晞拿着杯子去了茶水间,茶水间在教室隔壁,两个教室共用一个茶水间,茶水间很宽敞,设置了十个饮用水龙头。

颜晞心道,果然是学费一学年十万的贵族学校。

她装了水,一转身就迎上了三个人,带头的正是岳嘉铭,他很高,有一米八八,双手插着西装校服裤,身上的白衬衫开了三颗扣子,露出一块蜜色肌肤,他唇角上扬,痞痞的。

小说里,这三个人形影不离,其他两个更像是岳嘉铭的跟班。

颜晞不想和他们打交道,端着杯子绕道,被岳嘉铭旁边的男生伸手拦住了。

看来,不想打交道是不行了。

茶水间其他人都退到了一边看热闹,不敢靠太近。

她记得没错的话,拦着她的应该叫张鸿,颜晞看着他,“怎么?”

张鸿扬着下巴,“刚刚上课竟然敢告我们铭哥的状,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颜晞不屈不挠道:“他用橡皮扔我,我告状,也没冤枉他。”

张鸿用大拇指示意旁边的岳嘉铭,狂妄道:“你知道我们铭哥是谁吗?他可是岳氏集团的少爷,你现在所在的这栋教学楼,就是岳氏集团捐赠的,你敢惹他,你信不信明天就让你滚蛋?”

听着这中二的话,颜晞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这位同学,你能不能有点常识,岳氏集团捐赠了这栋教学楼,其实跟我们关系都不大。”

“怎么不大?”

“你仔细想想,你一个学年交十万的学费。你交了这十万,你就是学校里名正言顺的学生,跟你是不是岳嘉铭的舔狗没有任何关系。只要你没有触犯学校的校规,就没理由被开除。再说,能把孩子送进华阳读书的一半以上都是有钱人,如果他们的孩子在这里读书,却要对欺负她的人低声下气,那你觉得有多少家长会愿意花十万块给自己的孩子找罪受?要是我因为拒绝被教学楼捐赠者的儿子欺负,就要被学校被开除,我想明天华阳中学一定会上热搜,当然,岳氏集团以及他们的小少爷也会一起上。”

张鸿被她这句话怼得哑口无言。

“啧。”一旁的岳嘉铭忽然开口,“村花,好好照照镜子,你还真把自己当有钱人的女儿?你不过是个野种。”

他旁边许伟新道:“就是,还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魏家只有一个女儿,那就是我们铭哥的女朋友,魏莉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