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5

物理课快下课的时候,物理老师袁楚平说:“全国物理竞赛下周六就要进行初赛了,今天下午六点报名截止,目前我就只收到班上颜晞同学报名,还有没有其他人想要报名参加的?”

班上的人听到颜晞报了名,都议论纷纷,更多的是嘲笑。

“不会吧,村花报名参加这种竞赛,不怕丢人么?”

“估计她是没见识,还以为这种竞赛人人都可以参加的。”

“噗,要是考了零分就笑死了。”

袁楚平敲了敲讲台,让班上的人安静下来,“我今天就把名字报上去,要是想参加的,下课后跟我说。”

随着下课铃声响了,班上立马开始吵闹起来,袁楚平走到颜晞的桌旁,抬手敲了敲她桌面上的那一叠书,“你出来一下。”

颜晞放下了手上的笔,跟着袁楚平来到了教室外面的走廊。

袁楚平问:“昨天布置的作业我批改了,最后一道大题,全班只有你做对了,是自己独立完成的吗?”

颜晞点头,“嗯,独立完成的。”

袁楚平十分欣慰,“那题其实超纲了,尖子班做对的都没几个,能做对说明你的物理水平还不错,物理竞赛要是做好充分的准备,进决赛不难。”

颜晞道:“我尽力。”

“那好好努力吧。”

颜晞回到了班上,发现昨天做的数学卷子已经发了下来,单页的卷子,只有五道选择题和两道大题,卷子上全部打了勾,但是在卷子的最后,却用红笔写着几个字:以后的作业,请独立完成!

看着这几个大字,颜晞很无奈,但也能理解,原主因为休学一年,很多知识点都忘了,之前那两周,作业做得一塌糊涂,而这几天的作业,她开始拿高分,正常人都会怀疑是抄的。

一上课,顶着一头地中海的数学老师张望进了教室,他走到讲台上,双臂撑着讲台,“同学们,把刚发下去的卷子拿出来,这节课我们不上新课,评讲这张卷子。”

底下一阵窸窸窣窣拿卷子的声音,张望道:“我说过,这张卷子题目有点难,班上只有一个同学做全对,但是吧,她写的答案跟标准答案一模一样,一个标点符号都没错。我之前也一直强调,作业一定要独立完成,靠抄是没有用的哈,到了高考,谁给你抄,是吧?”

说这话时,张望的视线落在了颜晞身上。

由于他的目光,班上的人也大多意会,坐在后面的人还特意伸长了脖子,瞥到了她桌面上的卷子,于是跟同桌小声说:“真的是村花。”

张望说完了之后,捋了捋袖子,“好了,我们不多说,开始评讲卷子,题目比较复杂,大家仔细听。”

在张望评讲卷子的空隙,颜晞拿出了数学练习册,一边做题一边听讲。

单页的卷子题目不多,张望讲完了卷子,距离下课还有十分钟,他切换了幻灯片,“还有一点时间,这里有一道题,跟我们刚刚讲的大题有点类似,大家在下面做一做,我叫一个同学上来黑板上做。”

张望在教室里逡巡了一圈,他看着刘倩琳,“倩琳,你上来做。”

刘倩琳上了讲台,拿着粉笔站在投影前看着那道题的题目,努力回想着刚刚那道题的解法,五分钟过去依旧无从下手。

张望看得出刘倩琳根本不会,但他对漂亮的女学生一向包容,他温声道:“倩琳,你先下去。”

刘倩琳放下了粉笔,回到了座位上。

张望背着手在教室里踱步,“有没有会做的同学自愿上来做?”

颜晞毫不犹豫举了手。

张望看到了她,有所犹豫,再看了看班上,没有别的人举手,他道:“颜晞,那就你上去做吧。”

班上的人听到了颜晞,都下意识朝着黑板看了一眼,等着看她出丑。

颜晞上了讲台,她刚刚已经在草稿本上把答案做了出来,一上讲台,她拿了一根粉笔,立马开始解题。

她书写的速度不疾不徐,几乎没有停顿,每一个解题步骤都非常详细,有条理,书写也十分整齐。

不到五分钟,解题方法便呈现在黑板上。

张望上了讲台,认真地把她的解题过程看了一遍,这道题是他从一家名校的测试题摘下来的,都是他们学校的原创题目,按照道理,颜晞不可能知道标准答案。

而她确确实实把题目的解题步骤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可她上周的数学测试卷,才拿了52分。

虽然不可置信,但他依旧给她打了个勾,“颜晞同学这道题做的非常对,步骤也很清晰,大家做好的可以核对一下。”

刘倩琳朝着颜晞看过去,有一丝讶异,虽然说跟卷子上的大题差不多,但其实还是差蛮远的,她竟然做出来了,还是标准答案。

她心里莫名不爽。

张望说:“颜晞同学进步很大,要继续保持。”

一下数学课,童筱筱捧着卷子和草稿本来到颜晞的座位,“颜晞,刚刚这道大题我还是没听懂,你给我讲一下吧。”

颜晞拿起笔和草稿本,开始认真地给她讲题,她很有耐心,讲的很慢。一边讲一边顾及童筱筱是否跟得上她的思路。

讲完之后,童筱筱恍然大悟,“哦哦,原来是这样,但是这题真的很复杂,感觉下次碰到,我还是不会做。”

颜晞说:“你可以今天晚自习或者明天再做一遍这道题,能帮助你加深记忆和巩固,就不怕下次遇到不会了。”

“嗯,好。”童筱筱说:“对了,我妈今天下午给我送饭,我就不去饭堂了,你自己一个人吃饭,没问题吧?”

“没问题,刚好我也打算去一趟图书馆。”

“嗯。”

学校的图书馆开放时间是下午五点到七点半,其余时间只有上阅读课才能进入。

每个班一周有一节阅读课,今天早上上阅读课的时候,颜晞发现图书馆藏了不少书,比以前他们学校形同虚设的图书馆好太多了。

放学之后,她直奔图书馆。

这个时间点的学生大多都在吃饭和洗澡,来图书馆的人不多,且来的大部分聚集在文学书库,四楼的数理科学和化学书库简直安静地落针可闻。

没人也挺好。

颜晞走到了专门摆放物理相关书籍的书架,找到了一本《物理奥赛理论》,她翻开看了看,里面都是奥林匹克物理竞赛的一些理论知识和题目解析。

她站在书架旁翻看,四周很安静,有什么声音传来,她凝神仔细听了听,是翻页的声音。

原来除了她,还有别人过来。

她继续翻书,翻了几页,觉得是她想要的才决定借。

明天周五,周六日她可以在家里看书,下周六就参加初赛。

沿着书架走到尽头,拐了个弯,颜晞终于看到了另外一个人,他身穿白色衬衣校服,就算是坐着也看得出他很高,背对着她坐在窗边的桌子旁,面前摆了一本书。

颜晞觉得这个背影挺熟悉,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她没打搅他,拐进了旁边的走道,仔细地扫着书架上的书名。

一本《物理电学》映入眼帘,她眼睛一亮,高中物理很少涉及电学,她刚好想看看电学知识巩固巩固。

这本书放在了最高那一层,她踮起脚尖伸长了手,也只是指尖碰到一点点。

尝试了过后,她最终放弃,看向了那边书桌旁看书的男生,她走了过去,小声道:“同学,打搅一下。”

看书的男孩抬起头,他的皮肤很细腻干净,眉清目秀,让人看着有一种莫名舒服的感觉。

竟然是顾闵哲,难怪她觉得熟悉。

颜晞下意识扫了一眼桌上的书,也是关于物理的。

顾闵哲看着她,似乎在等她开口。

颜晞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是要找他帮忙的,“有本书我想借,不过有点高,可以帮我拿一下吗?”

问完之后,颜晞意识到有点唐突,以顾闵哲的条件,应该是个经常被女孩子缠着的类型,他会不会认为她这是故意搭讪,然后不理会?

如果对方不理会,那她就礼貌的笑笑离开吧。

顾闵哲问:“在哪?”

没想到竟然还答应了。

“你跟我来。”颜晞转身往书架走。

顾闵哲起身跟上她,平时不少女生开口让他帮忙,比如帮忙搬一下重的东西,帮忙讲解一道题目,渐渐地越来越多人效仿,仿佛能让他帮忙是一件很自豪且值得炫耀的事情。

后来他渐渐开始冷漠,因为他不可能有那么多精力去帮别人。

而眼前这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孩,她长相很普通,皮肤偏黑,最近几天莫名其妙地和她有多几次交集。

这种偶遇应该不是故意的,就像刚才,她开口让他帮忙,语气真诚而有礼貌,并不是想要获得某种满足感而开口的。

颜晞指着书架最上层的一本书,“那本《物理电学》”

顾闵哲一伸手,轻松地把那本《物理电学》拿了下来,而后递给了她。

颜晞接过,微微含笑,“谢谢。”

顾闵哲没说多余的话,回到座位继续看书,颜晞在另外一边的桌上坐了下来,翻了翻那本《物理电学》,想看看内容是否符合她的需求。

这一层楼只有他们两个人,一人在一边,中间隔了几个书架,互相不影响。

在图书馆待到六点,这个时间点饭堂应该快没人了,颜晞捧着书来到自助借书机前,拿出饭卡办理借书手续,而后捧着书打算去饭堂。

——

果然,六点的饭堂人少了很多,来到窗口就立马能打饭,只是可选择的菜品少了许多。

颜晞点好了菜,饭堂阿姨手脚麻利地取餐盘打饭,大概是看到她又黑又瘦,给的份量比较多。

阿姨快速地算了算几个菜的价钱,按了金额,打卡机上显示15元。

颜晞把手伸进单肩包里拿卡,在包里掏了一会儿,她皱了皱眉,低头翻着包,她的包包不大,里面只放了钥匙,饭卡以及纸巾这些随身物,平时一摸就能摸到饭卡,但是她翻遍了也没看到。

莫非是刚刚借书的时候忘了拿走?

不会,她记得办理了借书手续后她拿走了饭卡的,她还记得自己有个把饭卡放进包里的动作。

可是现在饭卡却不见了,一定是在图书馆到饭堂这段路不见的。

这下可头疼了,饭菜都打好了,她要是说不要,饭堂阿姨估计也很难做。如果跟人借,她也没现金可以立刻还给别人。

只能回去找饭卡。

“阿姨,我的饭卡丢了,这份饭菜能不能先放在这,等我找到饭卡就过来取。”

她刚说完,旁边的打卡机嘀地响了一声。

颜晞下意识看向旁边,只见比她高将近一个头的顾闵哲出现在旁边,他刚刚用饭卡帮她打了卡。

颜晞受宠若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