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声音

2.声音

……这谁?

韦璇愣了一会儿,下意识点进这位“小云朵”的个人主页。

应该是新注册的账号。

具体创建时间不得而知,但等级标签是初始的灰色,连头像都没有设置。

照片栏倒是放了三张图,均是他拍,光影效果看着还不错。

至于这个操场……韦璇眯缝了下眼睛,总觉得有点说不出的眼熟。

等看清主席台后面的建筑以后,她终于反应过来——这是闵城大学的操场。

又是学弟?

一下午遇到两个,开校友会么这是……

韦璇此时的心情很复杂,手上的动作却没耽搁,点击放大了小云朵的第一张照片。

不可否认的是,画面中的男生长得很好看,气质独特,干干净净的。

他穿着白衬衫和黑裤子,脚踏一双板鞋,露出一截骨感分明的脚踝。

男生双手负在身后,站姿笔挺,抬眼看向镜头时,一双眼睛黑亮清透,闪着细碎的光芒。

落日余辉映彩霞。*

他站在塑胶跑道上,被光线勾勒出修长的轮廓,周围往来的所有人一瞬间沦为陪衬,唯有他是焦点。

少年清隽而俊逸,算不上是浓颜系,比不上韦璇曾经交往过的小男友们那般秾丽。

但她还是有一刹那的失神,险些伸手去触碰他的脸庞。

韦璇的脑海中,飞速闪过《爱莲说》极其有名的那一句——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

她轻咳一声,没再细看别的照片,返回临时会话框,干巴巴地发了一句:

【嗯,你好。】

对面几乎是秒回。

【姐姐,我可以认识你吗?( ̄▽ ̄)/】

【我是闵城大学的大一新生,姐姐是大几的?刚才在新手用户列表里看见你了~】

“新手用户”又是什么?

韦璇对“清恋”这个交友软件知之甚少,连基础功能都没有摸透,难以分辨此话的真伪。

短暂的犹豫后,她通过了小云朵的好友申请。

【我24,早毕业了。】

【你想找女朋友是吧,找女A?】

韦璇强势惯了,向来不喜欢打太极,有话直说是她的风格。

什么先交个朋友了解一下情况再慢慢来之类的……“朋友”具体有几个?同步发展,多方比较,择优选中?

此等迂回战术,她耗不起,有这功夫宁愿换下一位。

行就行,不行就拉倒。

而小云朵也很干脆,再一次秒回了,像是专程捧着手机、等候她的消息。

【是的!】

【我很喜欢姐姐……不过,姐姐会喜欢我这一款吗?】

他的ID旁边有个小标签,底色浅蓝,写着一行小字:

【Omega♂】

韦璇点进自己的主页看了一眼,ID“X”右边,有个淡粉色的标签——【Alpha♀】

看来这个app可以直接筛选第二性别,用起来挺方便。

至于小云朵的那句“我很喜欢姐姐”,韦璇并没有放在心上,听过就罢。

毕竟隔着网络,添加好友还不到十分钟,所谓的“情话”,不过是手敲两下键盘的功夫。

当不得真。

下午六点一过,窗外的天色逐渐暗下来,韦璇朝外瞥了一眼。

出租车已经驶离拥挤的市区,此处距离酒庄,只剩二十分钟不到的车程。

无论如何,她必须尽快拥有一个……男朋友。

倩姨信不信没关系,最重要的是,这位“男友”可以帮她挡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诸如相亲催婚烂桃花之类的。

正如卓慕妍所说,“一个外甥倒下了,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外甥’站起来!”

眼高于顶的油腻普信Beta男,以及18岁的男大学生Omega,韦璇当然选择后者。

她轻敲屏幕。

【挺喜欢的。】

【你能帮我个忙吗?是这样的,我被一个长辈催着找对象】

想说的话还没打完,指腹不小心触碰到发送键,“咻”地一下发出去。

韦璇正准备继续编辑,却在下一秒收到了小云朵的回复,字里行间不难看出他的激动情绪。

【好!!!】

【姐姐,我可以胜任!】

【所以你就不要找别人了……好吗?】

他还发了一张可怜兮兮的小狗勾表情包,耷拉着眼皮,大眼睛里闪烁着泪光的那种。

“……”

指尖停滞于键盘上,打出整整三行的乱码,韦璇没想到这个“小云朵”会答应得如此迅速。

现在的小年轻胆子还挺大,没问清楚情况就说好,不怕她是一个骗人财色的坏姐姐?

小云朵见她半天没回,估计是等着急了,连发好几条消息。

【姐姐】

【姐姐你人呢?】

【不要找别人,拜托拜托……】

韦璇盯着这几个字,不知为何,耳边隐约响起一道带着点委屈的男声。

脑补得跟真的一样。

X:【好,晚上再细聊,你先去写作业吧?大一的课业别落下。】

小云朵回她一张躺在地上打滚、两爪作“抱拳”手势的小胖猫表情包,配字是:

【好叭~】

出租车停在半山腰,旁边就是气派的庄园别墅,韦璇付钱下车。

MIX酒庄的前身是韦明耀先生的小酒馆,一小片葡萄园,自给自足。

韦璇毕业后,决定扩张葡萄种植面积,乘着电商的东风,一举拓宽市场,将招牌打出去。

线下销售同样抓得紧,霖城市区的多所酒吧皆为MIX酒庄的合作伙伴。

如今一接就是大单,谁人不知韦氏红酒?

周遭一片寂静,唯一的光源是花坛边上的小灯,韦璇径直走过,摸出手机给亲爹拨了个电话。

彩铃响到快结束,对面才慢悠悠地接起来,男人笑着询问:

“囡囡,什么事儿?”

韦璇一掌拍开客厅的灯,“韦先生,您又出国了吗?去旅游?还是去找——”

听到这话,男人闲散的语调一滞,陡然拔高许多,连烟都顾不上抽了,欲盖弥彰道:

“诶诶诶,你可别乱说,我不是来看杨曼的!我哪能进人家科研所啊,就是瞎转悠一下,看看风景……”

韦璇并未戳破亲爹不堪一击的谎言,叮嘱他注意保暖,而后挂断了通话。

纤长指尖一划,她打开某个收藏已久的网址,赫然显示出生物科学板块的新闻与近期刊登的论文。

【最大xxx甲虫被发现】

【AI构建新xxx结构】

【对xxx的深入剖析】

……

韦璇一一点开新发布的文章,却没能在其中找到最在意的名字,杨曼。

说不失望是假的。

“……哎。”

韦璇被韦明耀一手带大,这二十四年都没见过亲妈,对于老一辈之间的情感纠葛,她知晓的仅是皮毛。

当年读初中的时候,卓慕妍兴致勃勃地说起“总裁夫人带球跑”文学,韦璇越听越觉得……

哪里有点不对劲。

后来才顿悟,她爹就是那个“带球跑的夫人”,分手后偷偷生下前女友的崽。

另一位当事人杨蔓女士醉心于科研事业,对此毫不知情,至今仍被蒙在鼓里。

十五岁的韦璇直白发问:

“老爸,你为什么不告诉妈妈呢?有什么矛盾马上解决掉啊,然后你们就能和好了!”

得到的回应却是男人的沉重叹息,还有一句,“以后再说吧……”

一晃就是九年。

进展基本为零。

某位韦先生徘徊不前就算了,还不允许她插手,劝她专注自己的事情、别操心长辈。

不管怎么行?

她如今什么都不缺,只缺一个圆满的家庭。

“咕——”

肚子发出了清晰的抗议声,韦璇长久的沉思被饥饿感强行打断。

将近八点钟,她没耐心等外卖,趿拉着拖鞋进厨房,凭实力给自己准备了一碗……

泡面。

或许厨艺差是一脉相传的,倘若说韦明耀的水平是中等偏下,那么韦璇比他更差一级。

“色香味”三不沾,勉强煮熟就算完事,一旦想尝试新菜式,厨房用具就会接连报废。

经历过几次挫折后,韦璇选择躺平了,免得害人又害己。

等待水烧开的过程中,她百无聊赖地刷起手机,忽然看见“清恋”的系统提示。

【这是你和“小云朵”成为好友的第一天,快来聊天,增加彼此的亲密值吧!】

【更多专属称号等待解锁,达到50%可获……】

花样还真多。

韦璇思忖片刻,说到底是她找人帮忙在先,总得主动一点才对。

【作业完成了吗?】

【不会的题目可以问,我当初成绩还行。】

她刚刚放下手机,往锅里放面条,消息提示音立刻响起,一连好几声。

“嘀嘀嘀——”

韦璇添加好调味料,抽空看了一眼聊天界面,全是白色气泡。

这家伙真有在做题?

韦璇严重怀疑小学弟专注摸鱼,不干正事。

X:【小云朵,你怎么总能秒回我?一直盯着看吗?】

认真读书的小云朵发来几张课题作业的照片,以示清白。

【写了一个半小时,我没有一直玩手机,但是……】

【我给姐姐单独设置了强提醒,铃声加振动,这样就不会错过你的消息了~(* ̄︶ ̄)】

韦璇沉默。

小云朵的态度如此郑重,她一时想不出该怎么回复,索性搁置了,先吃面。

结果吃到一半,手机又响了,韦璇扫了一眼来电显示,顿时感到有些无奈。

——这是仍在经营“牵红线”事业的倩姨。

“璇璇,姨替你狠狠教训过不成器的外甥了,咱们以后也不必搭理他。

“你再看看其他的优秀男青年哈,姨给你发了他们的资料与照片……”

韦璇:“?”

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她说了句“等下”,迅速点进倩姨的会话框,差点被数张油光满面的大脸照闪瞎眼睛。

开屏雷击。

至于那些薪资多少工作待遇如何的内容,凭本事成为富一代的韦璇并不关心。

“倩姨,这些男的长得太丑了,我男朋友甩他们八百条街。”

不等长辈回应,韦璇又补充道,“我等下给您看他的照片,先挂了啊,我在跟他聊天呢。”

如果换成别人来给韦璇介绍对象,她只会甩出一句“滚蛋”,而不是态度良好地给出理由。

倩姨是个品酒师,最懂葡萄酒的酿造,在酒庄一待就是一整天。

比起经常飞到国外的亲爹,韦璇跟倩姨相处的时间更长,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呼——救命!

韦璇颤着手删除聊天记录里的那几张大头照,免得等会儿点进来,又瞎一次。

保护眼睛,人人有责。

她急匆匆切回“清恋”app,开门见山地敲字道:

【小云朵,给我发几句语音,甜一点的。】

小云朵迟疑了。

【甜……我不太会,我试一下,要是说不好,姐姐别怪我……】

韦璇原本只想着录个屏应付一下长辈,此刻见他这么说,竟然萌生出了几分期待。

X:【不会怪。】

一个长得很好看、性子还软乎乎的弟弟,声音是什么样的呢?

软糯?还是清冷?

两分钟后,小云朵发来一条语音,短短的六秒钟。

【[语音]】

【\(\\O\v\O\\)\】

韦璇轻点屏幕。

下一瞬,一道清凌凌的男声传出来,音量并不高,压得微弱,似乎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宿舍里那么多人,他会觉得害臊,不愿被舍友听见也很正常,韦璇对此表示理解。

“姐姐……”

小云朵先是喊了她一声,猛地停顿住,深吸一口气才缓缓往下说。

透着点小心翼翼。

韦璇一开始没听清,又懒得切换成扬声器,直接将手机贴在耳畔,重播一遍。

“姐姐……”

小云朵不清楚韦璇对于“甜”的评判标准是什么,只能按照他自己的认知来。

其实他的声线稍显清亮,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语速又放得特别慢,字字清晰。

态度格外诚恳。

韦璇甚至还能听出他的些许羞意,带着轻微的颤抖——可能是紧张,也可能是悸动。

“我好喜欢你。”

最后一个字落下,尾音仿佛幻化成了小羽毛,轻飘飘地扫在韦璇的耳根。

她点击重播的同时,抬起手来盖住右侧耳朵。

……还挺痒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