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纠结

7.纠结

十点四十五分,体验课结束,陆老师马上要去给另一位学生上课了。

韦璇随手翻翻小陈强行塞给她的那张宣传单,上面清楚地写着一节钢琴课对应的价格。

一眼可知,陆老师很贵……不是,陆老师的课不便宜。

她这堂所谓的“体验课”,占用了陆老师原定的午餐时间,等下不请他吃一顿好点的,实在是说不过去。

韦璇点开社交软件,准备联系某高档餐厅的老板,口中询问道:

“陆老师几点下课?”

身侧的男人放下琴盖的动作一顿,像是不太适应她喊出的称呼,半晌才回答:

“……下午一点。”

韦璇撩起眼帘扫了他一眼,点点头,手上还能同步完成盲打。

“中午我请你吃饭。”

她说完,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语气太拽,又补充道,“ok吗?”

男人肤色冷白,手指骨节分明,搭在黑色的琴盖上,两者形成了强烈的颜色对比。

相映成趣,灼人眼球。

“好……”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几乎要答应下来的一刹那,想起自己不能露脸,只好扭转话头。

“郝老师今天早上约我一起吃饭,抱歉……我有点感冒了。”

男人说完,抬手扯了下口罩,皱着眉咳嗽两声,嗓音有些喑哑,一副不太舒服的样子。

其实雷克斯琴行没有姓郝的老师,但陆荆云在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了。

他只能这么说,编造的谎言一多,连什么时候该说真话都不知道了。

“……啊?”

韦璇难得邀请别人一回,竟然还被拒绝了,心头立时涌上微妙的不爽。

她停下打字,仔细打量男人的面庞,见他脸色苍白、精神不振,倒也不想强人所难。

理智上能接受是一回事,感情上觉得很没面子,又是另一回事了。

韦璇不愿多留,很快站起身,冷漠地冲男人颔首,“行吧,下次再说。”

下什么次,仅此一次!

她甩下三言两语,头也不回地走出琴房,生怕多待一会儿就会被尴尬淹没。

手指在屏幕上飞舞,韦璇迅速修改会话框里的文字,而后点击发送。

【老李,单人桌还有空的吧?】

下一秒,对面给出了答复:【当然,你来!我今天不在店里,下次再找你喝酒哈~】

X:【没问题。】

人家不稀罕豪华午餐,她独自享用就是了,又何必上赶着热脸去贴冷屁股?

“……”

韦璇走得毫不犹豫,全然不知陆荆云坐在原位,凝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久久挪不开眼。

哪怕只是最为普通、颜色寡淡的运动装,也遮掩不住她窈窕匀称的身材。

女人腰背直挺,走起路来带风,长腿连迈几步,就这样消失在陆荆云的视野中。

不知何时,他的双手紧扣在一起,力道大到骨节泛白的地步,也在手背留下数道清晰的凹痕。

他怎么会不想去?

他明明比谁都想。

Alpha女人不笑的时候,总能给人带来极强的压迫感,眼神由兴冲冲变作漠然,不过两秒钟。

陆荆云当时离她很近,将一切变化尽收眼底,却无力改变,只能干看着。

“叮咚——”

放在大衣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提示音,方才以小云朵的身份和她打完电话后,他忘记退出账号了。

“叮咚叮咚——”

男人颓然地坐在琴凳上,听见这声响,眼神立刻亮起,紧接着又变得黯淡无光。

他手指僵硬,险些抓不住手机,那些愉悦与欢喜到底是偷来的,上不了台面。

姐姐:

【哇塞!我跟你说嗷,我本来想请钢琴老师吃个饭,感谢他免费教我,结果惨遭拒绝……】

【被狠狠打脸.jpg】

【我再说请客就是我煞笔,绝对没下次了,真的,那场面简直不能回忆,大型社死现场- -】

心脏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紧,陆荆云不知该回些什么,沉默地注视着聊天界面。

“叮咚叮咚——”

【小宝,在学校必须要吃饱,不能一味地省钱,记住没?】

【好好读书哦,等你放假了,姐姐请你吃大餐!】

小宝。

喜欢的人喊他小宝。

是他,又不是他。

狂喜与惶恐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占据陆荆云的大脑,疯狂打架。

他闭上眼睛,以手撑住额角,揉捏酸胀不堪的太阳穴。

五分钟,十分钟……

直到有人来敲门,提醒他学生已到达,陆荆云才回过神来。

打字的时候,他的手都在止不住地颤抖,对于见面抱有满满的期待,但更多的是不安。

小云朵:【好,我记下啦!\(@^0^@)/】

等韦璇看到他的回应时,人已经坐在餐厅里了。

她将勾选完毕的菜单交给服务员,转而打字回复:

【你什么时候放寒假?我记得闵城大学的假期还是挺长的,寒假能放满40天。】

小云朵没再回。

十一点刚过,韦璇猜测他是在上第四节课,指尖一划,退出聊天界面。

恰在此时,手机振动两下,置顶联系人“皇阿玛”给她发来了消息。

【闺女在否?】

韦璇拿过红茶抿了一口,单手支着下巴,懒洋洋地敲字:

【在!】

【您的浪漫旅行结束了?我何时能见到我的皇额娘?】

哪壶不开提哪壶,韦明耀被她一句话给问住了,“对方正在输入中…”的字样冒出来,又飞快消失。

他斟字酌句好半天,最后一字未发,换成了表情包,非常标准的逃避姿 | 势。

【大熊猫背对镜头,落寞地坐在角落.jpg】

韦璇向来有话直说的,对付亲爹很有一套。

【您有何旨意要下达啊?要是不想说,您就憋好了,永远别说哈。[点赞]】

皇阿玛:

【……】

【闺女,我看见你的朋友圈了,你要去学钢琴?】

【你以前不是说,这辈子独爱吉他,坚决不会碰别的乐器吗?】

韦璇看到这里,终于反应过来亲爹的意思——试探她是不是找到了什么东西。

比如用铅笔手写、无署名的,带着岁月痕迹的泛黄纸张……

家里的确有一台钢琴,是韦明耀年轻时买的,许多年没再碰过,灰都落了好几层。

若是韦璇对此感兴趣,早就叮叮咚咚弹起来了,偏偏十几年毫无动静。

如今一朝更改,实在是奇怪得很,韦明耀很难不怀疑。

韦璇瞬间参透老爹的心思,绝口不提琴谱的事情,灵机一动,寻了个绝妙的借口。

【我是说过啊。】

【不过吧,我也不是奔着学艺去的,您千万别脑补太多……】

【钢琴老师正好是我的菜,我就去报班了,“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您不懂吗?[调皮][调皮]】

皇阿玛:【囡囡,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我昨天还看到你发小男生的照片。】

既然是要演戏,那就索性演到底,韦璇当即发表渣女言论:

【我才不是您呢,几十年都吊死在同一棵树上- -】

【多线发展咋啦?】

皇阿玛:【……】

韦明耀显然是被自家闺女震惊到了,缓缓退出网络世界,不再开麦。

X:【老爹拜拜~】

韦璇把手机放到一边,从口袋里摸出那张陈年旧谱,轻轻地抚过页脚的简笔画绵羊。

小羊,小杨。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老爸当年写给妈妈的情歌,全世界独一份的那种。

——所有的感情都蕴藏在跃动的音符里,浪漫至极。

以老爸的性子来说,这首钢琴曲绝不可能弹给别人听,等同于加密信息。

韦璇已经制定好了初步计划,等学成琴曲之后,她直接将录音发到杨曼女士的工作邮箱里。

只要妈妈还记得那首无名情曲,就一定会主动联系韦明耀先生……吧?

最起码回一封邮件。

韦璇默默思忖着。

无论如何,总好过她单刀直入地发一句“杨女士您好,我是您二十四岁的女儿”……

光靠她爹停滞不前多年的“进度”,恐怕她一辈子都没机会跟亲妈相认了。

该出手时就出手!

“您好,这是您点的七分熟沙朗牛排,以及一份时令鲜果……”

服务员的声音、托盘放到桌面上的动静,一举唤回韦璇游离的思绪。

“谢谢。”

韦璇将牛排全部切成小块,方便单手叉起来,另一手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划动手机。

往下刷新朋友圈。

她看到有人发了一套很有意思的选择题,通过答题结果来分析——你是哪种类型的人?与第二性别是否存在必然联系?

Q1:【您的第二性别是?】

Q2:【您的择偶性别是?】

韦璇迅速点选“女A”和“男O”,等待页面跳转到下一个情境。

Q3:【假设题,当你在路上遇到一个长得符合你审美的男性Omega,身边没有别人,以下哪个是你的选择?】

【A.随意扫一眼】

【B.笑着招招手】

【C.主动过去找他要联系方式】

【D.冷漠离开】

韦璇果断地戳中最后一个选项,一是不至于这么饥 | 渴,二是……大多数人不值得她主动。

就比如小云朵那么漂亮的崽,要不是他主动过来加她,她刷附近日志的时候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尽管这话说来有点不要脸,但事实的确如此——

韦璇长这么大从没追过任何人,向来只有别人追在她后面跑的份。

谈恋爱嘛,打发时间的工具罢了,意思意思从迷弟们当中挑一个顺眼的就行,其余的一律拒了。

一点不费事。

韦璇悠闲地喝了一口红茶,继续看题。

Q4:【延续上一题假设,你从这位小O身边走过之后,他突然注意到了你,叫了你一声,以下选项能够引起你注意的是?】

【A.喂】

【B.美女】

【C.你好】

【D.姐姐】

韦璇看到这里,耳边莫名其妙地响起小云朵叫她“姐姐”的声音,音量不高,有点害羞的样子。

但是……挺甜的。

韦璇点击“D”后,题目再次更新了,这场大戏尚未演完。

Q5:【接上,你停住脚步,回头看见他跑过来,距离逐渐缩短之后,你闻到了一股甚得你心的味道,以下哪种信息素是你的偏好?】

【A.草莓味】

【B.牛奶味】

【C.薄荷味】

【D.烟草味】

韦璇又一次走神了。

不知为何,她没来由地觉得,小云朵是个小甜崽,性子软,人也乖。

就是不知道……他的信息素是是什么。

做出选择之前,韦璇截图发给小云朵,又哒哒哒打字:

【我选A】

【你是哪种?】

两分钟后,小云朵给她回了一张小狗勾脸红的表情包。

韦璇一扫时间,也差不多快到他上午放学了,于是接着发:

【这什么意思?】

小云朵慢吞吞地回复:【你选了我……(★^O^★)】

见此情状,韦璇顿时来了兴趣:【真的吗?我喜欢这个味道!】

小云朵跟她聊了一会儿,然后解释说自己要去食堂抢座位,等下再找她。

X:【行,去吧。】

韦璇解决掉一份牛排,接着看朋友圈。

刷着刷着,一段小视频映入她的眼帘,缩略图是一双特别好看的手,修长白皙。

发布于十分钟前。

Y:【打工日常。[视频]】

原来是陆老师的朋友圈,韦璇挑起眉梢,不由得凝神细看。

那双手轻轻地搭在黑白琴键上,指骨微弯,手腕悬于半空,完美的半圆形手势。

韦璇划动屏幕的指尖猛地停顿,迟疑片刻,将音量开到第二格,这才点下播放键。

缓冲完毕后,一段悠扬的旋律奏响,漂亮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跃、飞舞,轻重缓急的节奏与指法同步。

光传播的速度比声音更快,在韦璇看见指尖向下敲击的时候,大脑自顾自地补完重音。

下一瞬,“铮——”

清脆的声响恰好契合于她的想象,带来一种别样的、无法用言语准确形容的满足感。

视听盛宴。

韦璇全神贯注地欣赏,甚至没有察觉到这条三十秒的小视频重复放了三四遍。

“We get lost,we can get high……”*

直到来电铃声响起,她仿佛从云端坠落,再度回归人间。

这是个没有备注的陌生号码,韦璇蹙着眉头接起来,语气并不算温和。

“喂?哪位?”

不久前才听到过的男声伴随着电流声,隐约有点失真,但依然是好听的。

“韦小姐,”男人低低地叫她,“你什么时候有空?”

韦璇听蒙了,“嗯?”

男人停住,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话存在歧义,跟身边的人交流了两句,才继续道:

“就是……前台小陈问你,体验课感受如何,需要确定一下上课时间。

“初步安排是上午九点到十一点,请假的话需要提前一天说,你看行吗?”

这位面冷的陆老师会说这么多话,出乎韦璇的预料,她的注意力仍然停留在刚才那个小视频上。

视觉与听觉双重享受。

于是她前言不搭后语地来了一句,“陆老师,你的手挺好看的。”

“……”

场面顿时静止,或者说,是陆荆云那边单方面静音了。

韦璇完全没有羞赧的情绪,开了头就顺势往下接:

“哦对,你弹钢琴弹得超级无敌好,之后就麻烦你来带我这个新手了。”

“……嗯,谢谢。”

陆荆云的心跳突然加快,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对面传来一句小声的嘀咕。

许是韦璇的自言自语,“声音也不错,不过没有我家小云朵的好听——”

“???”

陆荆云听得一清二楚,隐在口罩下的笑容登时凝固了,一种诡异的不适感油然而生。

他明知自己就是“小云朵”本人,可还是感觉……不太舒坦,心口压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不知何时才能搬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