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意外

8.意外

一石激起千层浪。

韦璇出言夸小男友算是随口一提,全然不知陆荆云复杂又纠结的心理活动。

她甚至还在想,小云朵这家伙怎么回事,放学都多久了,还不给她发消息?

难道手机没电了?

不过,这则通话没能继续下去,被陆荆云同事的一声惊呼给打断了。

“小陆,你快点过来看看,排课表改了——”

陆荆云无法,只好小声道别,“韦小姐,我这边有事要忙,晚上再细说吧?”

韦璇端起杯子将其中的红茶一饮而尽,随意地应了一声,“嗯。”

霖城一经入秋后,气温大幅降低,正是酿制葡萄酒的最佳时节。

如今十月过半,MIX酒庄的年度酒会与年底的红酒节即将进入筹备阶段。

于韦璇而言,“清闲日子”不剩几天,练钢琴的机会也不多了,必须一鼓作气才行。

晚间,韦璇目标明确地直奔酒窖,推开门后,果然看见里面亮着灯。

“倩姨,您在吗?”韦璇往里探头,“我跟您说个事儿。”

在酿制葡萄酒这件事上,没人会比倩姨更擅长,韦璇打算跟她聊一下年底的红酒节。

关于弘扬品牌、传播文化、共谋合作等等等等……

“说咯!”

身穿旗袍的优雅女人款步走来,手上拿了一个玻璃瓶,里面装着清透的酒液。

韦璇的注意力瞬间跑偏了,眼巴巴地盯着看,“这是刚酿好的新酒吗?倩姨,我想喝。”

比起口感涩然的咖啡,她更喜欢醇香的葡萄酒,入口微甘,后劲十足。

怎一个爽字了得。

林俞倩立时有些无奈,摆手拒绝她,“璇璇,你还没吃晚饭吧?空腹不能喝酒。”

韦璇斜倚着门框,分外失落地应声,“噢,好吧——我下次再喝。”

“话说回来,你这小姑娘交的男朋友是不是真的?故意蒙我的吧?”

林俞倩先前在酒窖里待着,并不觉得冷,这会儿一出来,立刻感受到凉风瑟瑟。

韦璇顺势搂住倩姨的肩膀,帮她挡去一半的风。

“我哪敢蒙您?当然是真男友啊,朋友圈有发过他的照片,您看到了吧?超帅。”

林俞倩悠悠道,“是看到了,挺漂亮一小孩儿,但是吧……你们年轻人可会了,除非你带回来给我看。”

此话一出,韦璇一箩筐的话瞬间跌没了,“以后再说吧,还没到见家长的地步。”

林俞倩偏头盯住韦璇,说到底看着这小妮子长大,对她的心性还算了解。

固执而坚定,一旦做出了决定,就没人能改变韦璇的想法。

“罢了,你喜欢就行,安全措施别忘了,千万不能乱来。璇璇,你是Alpha,要对人家Omega负责……”

韦璇连连点头,暗松一口气,“那必须的啊,您看我像是不负责任的人吗?”

送倩姨上车之后,她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正事忘记说了。

“嗡嗡嗡——”

韦璇点开一看,居然是陆老师发来的消息。

Y:

【一周五节课,每天上午九点到十一点,需要请假的话,提前一天跟我联系就行。】

【ok吗?】

他怎么学她说话?

韦璇盯着手机陷入思索,脑内的天平左右摇摆,半分钟后,她直接将两个月的课费转给他。

以她的水平,一个月估计是学不会的……再加上近来准备调整作息,这个上课时间刚刚好。

X:【行,明天见。】

·

次日。

雷克斯琴行三楼的某间钢琴教室内,一个身穿休闲装的女人坐在琴凳上。

墨色的长卷发披散在肩头,随着她的动作,时不时往前滑下去一撮,垂落在脸侧。

视线很快被遮掉一半,Alpha女人不得不停止练习,一手捞住头发。

另一手掏口袋找皮筋,却扑了个空,“啧。”

发丝扫过后颈处微凸的腺体,带来几分不太舒服的痒意,韦璇不耐烦地拧眉。

正想着“算了不绑了拉倒吧!”,她的余光里多出一只大手,那道男声低低地问道:

“需要这个吗?”

韦璇侧头看去,男人站在她旁边,掌心向上摊开,放着一根棕色的皮筋。

一个男人随身带着皮筋,莫不是给女朋友准备的?她拿来用的话……好像不太合适吧?

毕竟陆老师看起来是个Alpha,人帅个高,干净又守礼,还会弹钢琴,肯定不缺追求者。

抛开话太少、性子有点冷淡之外,他简直是个完美配偶。

韦璇扫了一眼陆荆云的头发,目光中流露出了些许疑惑,“呃,这是你女朋……”

男人朝她晃了晃另一只手里抓着的东西,是卷起来的一叠纸,温声解释道:

“不是,皮筋是用来绑谱子的,你要是不介意就用吧。”

韦璇有点犹豫。

她的头发又多又长,一直用手扒拉开也很麻烦,还影响练习进度。

“谢谢啊。”

韦璇迅速做出决定,小声道谢后,取走那根皮筋,动作利落地绑了个丸子头。

可她并未注意到,男人的手指蜷缩起来,指尖狠狠按进手心当中。

——那一小块区域,是她刚才触碰过的,似乎还残留着些许温度。

为了避免出错,韦璇缓慢地按下琴键,一边小声念叨,“dou dou mi rei dou……”

她仍然不太熟练,摆出来的手型还是很变扭,但比起昨日的初次尝试,多少有了点进步。

“不对,你的手腕太僵硬了,要放松一点,用手指施力……”

韦璇认真聆听的同时,侧头看了一眼坐在另一把琴凳上的男人。

陆老师平时一副“一个字能表达出意思,绝对不说两个字”的样子,可上课期间还是很尽责的。

不嫌麻烦,反复讲解。

光是韦璇无意中瞥到的,他举起杯子喝水就有三次,显然是说话说多了,口渴。

也许是怕传染病菌给她,陆老师喝水时总会背过身去,白皙指尖扣住耳朵上的系带。

拉下口罩后,男人优越的侧脸轮廓一闪而过,浓密的长睫自然垂落,打下一片蝶翼般的阴影。

颈间的喉结滚动两下。

等韦璇打算凝神细看的时候,他已经拉好了口罩,轻咳两声才转回来。

水杯被他放回置物柜上,发出“哒——”的一声脆响。

男人的手指修长有力,指甲修剪得很齐整,手背上隐约浮现出淡青色的筋脉。

韦璇的眼神轻飘飘地掠过,立刻回想起咖啡厅初遇时,泛粉的指尖,以及微凉的触感。

他当时扣住她的手腕,阻挡她离开的脚步,却又不敢用力,一触即分,收回去的速度相当快。

之后还低着头,躲开她的注视……算是害羞了吗?

不过确实是个美人。

Alpha女人此时一脸正经,学习态度格外认真,任谁也想象不到她心里的真实想法。

“你看,这个部分和前面不一样,有降调,需要……”

那张泛黄的陈旧曲谱放在谱架上,方才被韦璇“盯上”的手缓慢移动着,轻点其中的几个音符。

男人将曲子拆分开来,逐一为她讲解,另一手对应着谱子,敲下琴键,婉转悦耳的琴声倾泻而出。

韦璇忍不住走神。

同样一首钢琴曲,“演奏者的手好看”果然是个加分项,换个短短肥肥的……

她肯定火速离开现场。

呆坐十分钟就已经要人命了,更别说坐满整整两小时的课程。

“韦小姐?”

许是韦璇的眸光飘忽得太过明显,外加她这回没有提问,陆荆云试探性地喊了她一声。

“啊,什么事?”

大概是学生时代经历了太多次“上课溜号被老师抓包”,韦璇此刻淡定依旧,甚至还能点头反问。

陆荆云迟疑片刻,轻声询问道,“是不是听累了?需要休息一下吗?”

这是一句关心。

韦璇破天荒地因为开小差而感到不好意思,挪了下钢琴凳,把位置让出来。

“陆老师。”

昨天在朋友圈刷到的那条弹琴小视频太过惊艳,她指了指琴谱,底气不是太足地说道:

“就是,你能完整地弹一遍给我听听看吗?我想拍个视频留作纪念,正好也休息一下……”

说出“休息”这两个字后,韦璇别开眼,一时间竟有点小尴尬。

陆老师费神费力给她讲老半天课,还没说累,她倒好,优哉游哉地弹两下琴就需要歇了。

别问,问就是丢人。

“我弹?”

闻言,陆荆云顿时愣住了,转头看向她,墨黑眼瞳中显露出的茫然头一回如此清晰。

韦璇一回生二回熟,尴尬消退,瞬间回归到厚脸皮的初始水平,还打开了相机。

“嗯!我还想发个朋友圈,陆老师你觉得ok吗?会顺便给你们琴行打广告的!”

“……”

就这三两句话的功夫,陆荆云已经理解了她的意思,视线不自然地挪开。

他右手的大拇指与食指贴在一起,有些紧张地轻搓两下,透着几分僵硬。

本想婉言拒绝,谁知语言系统脱离他的掌控,自顾自地答应下来。

“好。”

眼前的女人见他同意,当即笑弯了眼睛,上挑的眼尾格外迷人,将喜意袒露得明明白白。

“谢谢!”

事已至此,陆荆云别无选择,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保证稳定发挥,不至于给她丢人。

毕竟她打算拿来发朋友圈……话说回来,按照“小云朵”的人设,是不是应该趁机吃个醋?

到时候就给她发:

【姐姐,这个男人是谁啊?你的钢琴老师吗?我也想去学钢琴,你下次别发他了,发我好不好?】

她会怎么回呢?

陆荆云深吸一口气,摒弃那些凌乱无序的杂念,双手放到琴键上,重重地按下第一个音。

“咚——”

音律奏响的那一刻,周围所有的动静如潮水般褪去,陆荆云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到琴谱上。

或者说,他的精神已然从现实抽离出来,前往由音符筑成的世界。

全神贯注的模样挺帅。

不知为何,韦璇屏住了呼吸,通过手机屏幕去注视陆老师。

“嘀——”

录像开启。

场景被拘束在这个方框里,视野有限,融入一种静谧的氛围,杂乱的干扰也一同消失了。

陆荆云就是唯一的主角。

曲子的前半部分轻快而灵动,韦璇不知她爹当年是怎么想的,但依照她的解读——

约莫是代表着少年见到心上人时的喜悦,连一秒钟也不想多等的急切。

行至中间,节奏开始变慢,音调也逐渐降低,似乎预示了作曲者感情上的变化,游移不定与踌躇不前。

想见又不敢见。

韦璇从未见过亲妈,更无从得知父母曾经的故事,眼下仅能从乐曲里窥见一二。

韦明耀先生的青春,就是在拼命追逐另一个人,他自己愿意就够了,也轮不上无关人士来评说。

倏地,后颈处传来轻微的刺痛与烧灼感,却被沉浸于音乐的韦璇忽略掉了。

……

最后一部分,曲调再一次变得悠扬起来,叮叮咚咚,宛如彻底挣脱束缚,肆意奔跑。

韦璇在手机屏幕上轻划两下,放大镜头,聚焦于男人的手部,看着他的十指翩翩起舞、轻盈跳跃……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如遭棍棒重击的痛感迫使她清醒过来,红酒味的信息素渗进空气。

“啪——”

利刃刎肉似的,韦璇手腕一颤,力气松懈,任由手机掉落到地毯上。

完成分化后,Alpha的易感期基本就固定下来了,三个月轮一次。

明明是**底,怎么会突然间……?

韦璇痛得弯下腰。

一曲终,陆荆云收回手,起初并未察觉到有哪里不对,心怀忐忑地发问:

“韦小姐,你的视频拍……”好了吗?

话音未落,他看见女人整个上半身前倾,伏在膝盖上,保持着一种奇怪的、类似于蜷缩的姿 | 势。

空气中,醇厚的酒香变得浓郁起来,霸道地侵占每一个角落,极具存在感。

哪怕迟钝如陆荆云,闻见这味道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眼前的Alpha女人进入了易感期。

毫无征兆,猝不及防。

“那个,我……”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犹豫着伸出手去,想要扶住韦璇的肩膀,又停顿在半空。

不太合适。

哪曾想,一只涂着艳红蔻丹的手从旁侧探出,精准无误地抓住他。

Alpha的力道大到惊人,陆荆云尝试着往后抽手,竟一时挣脱不开。

指尖的热度仿佛穿透了皮肤,传递到陆荆云的身上来,连带着他也有点迷糊了。

“你是Alpha对吧?”

陆荆云沉默无言。

女人依然低着头,嗓音发哑,紧紧地扣住他,如同寻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帮帮我,你的抑制剂借我用一下……”

理智告诉陆荆云,他应该以最快速度撤离这间琴房,远离眼前这个快要失去理智的Alpha。

他是个Omega,面对如斯危险源,甚至毫无招架之力。

可惜浓烈的情感作祟,他无论如何也舍不得甩开韦璇的手。

陆荆云单膝跪地,伸手抚开女人脸侧的碎发,像是下定了决心,沉声道:

“好,我帮你。”

对于身处易感期的Alpha来说,没有比Omega信息素更管用的“药”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