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演技

10.演技

“……”

陆荆云木然地坐着,面对韦璇的一通问询,他给不出她想要的答案。

她的意思很明确,要他给个说法,毕竟那么大个人来了又走的,跟开了隐身技能一样。

以他此时的状态,编不出完整的故事线,更没有勇气说出“小云朵就是我,我的信息素就是草莓味”这句话。

索性保持沉默。

但下一秒,韦璇松开了他的手,自顾自地取出手机来,似乎不需要他的回应。

陆荆云脑袋嗡地一下,下意识伸手去摸口袋里的手机,以最快的速度回忆登录的账号是哪个。

短短三秒钟,他尚未思索完毕,那边的系统铃声就已经奏响:

“噔噔噔——”

口袋里的手机毫无反应,陆荆云暗自松了一口气,幸好没响。

微顿了下,他想起来前不久才给前台小陈发过消息,用的就是“Y”这个大号。

这一来一回折腾的,简直要人命,陆荆云垂下眼睑,专注聆听旁边的动静。

“人呢?”

陆荆云用余光瞥见韦璇给小云朵弹过去一个语音邀请,铃声响完了也没人接。

她的神情由茫然中带着疑惑,转变为些许不耐烦,小声地嘀咕道:

“今天不是周五吗?不上课了?臭小子,来都来了还不敢见我……”

陆荆云依然沉默。

不过韦璇的念叨声让他灵光一闪,快速点开社交软件,用“Y”将“CLOUD”删除。

又用后者重新添加一遍前者,营造出一种……他俩刚认识,好友才加上的感觉。

账号切来切去,陆荆云思忖片刻,敲字发了两句话:

【她没事了。】

【你好好上课吧。】

不管能不能用上,先发过去以防万一,当真是演技一流。

操作完毕后,陆荆云僵硬地坐在椅子上,唯余眼珠子仍在转动,不动声色地观察韦璇。

她的状态显然比之前好了不少,最起码有力气说话,也有精力找人“算账”了。

“哒哒哒——”

韦璇正低着头打字,屏幕上唰唰唰飞出去好几条绿色方框。

究竟发了什么呢?

“……”

纵然陆荆云再想知道具体内容,也不可能凑过去浏览,他勉强按捺住心底涌动的好奇,就这么僵持着。

大概过去了五分钟,被他纳入视野里的女人身形一僵,抬手抵住额角,正好挡住了自己的表情。

从陆荆云的角度看过去……什么都看不到。

他方才帮韦璇绑的、稍显扭曲的小辫子再次散开,发丝搭在她的肩头,皮筋也掉落到地上。

陆荆云探过身去捡起皮筋,又清了清嗓子,试探着喊她一声:

“韦小姐,你没事吧?”

“……我现在没问题。”

Omega信息素是最为管用的“抑制剂”,暂且安抚住了Alpha躁动的心绪。

腺体针扎似的疼痛减轻了许多,那种随时会攻击他人的戾气也消失了。

只剩下想要见到小云朵的迫切,以及……

韦璇的理智逐渐回拢,那几句气势汹汹的问话犹在耳边,让她尴尬得头皮发麻。

‘你别叫我,你谁啊?’

‘我男朋友呢?还给我!你把他藏哪里去了!’

‘草莓!我男朋友跟我说过,他的信息素是草莓味的,他来过了是不是!他人呢!’

‘你什么你,没人关心你,他人呢?’

……

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恐怕不是易感期,而是脑子烧坏了吧?

韦璇恨不得原地去世。

不论如何,今日是她给陆老师添麻烦在先,对方不仅没有责怪她,还帮了她一次。

韦璇暂时摸不透小云朵是如何来又是如何走的,准备等会儿再跟那家伙细谈。

目前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她不该冲着无关人士胡乱撒气,陆老师是无辜的。

“陆老师,真的很抱歉,我刚才就是有点着急了……”

韦璇定定地思考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不是有意想迁怒于你的。”

她仍然用手撑着脑袋,避免和陆荆云对视,声音缺乏底气,与先前那副凶巴巴的模样形成鲜明对比。

“没关系,不用道歉。”

许是两岁的年龄差摆在那里,自高中到大学,在陆荆云的印象中,只有韦璇轻松控场的画面。

她一向是可靠又受人欢迎的学姐,各种校内活动的领导者,不管在哪都是当之无愧的焦点。

而眼下这种……微妙中夹杂着羞赧的样子,他是头一回见到。

可爱。

陆荆云看了韦璇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偏开头轻笑了下。

这声捂在口罩里的笑很轻,并未加剧韦璇的尴尬,反倒让她惊奇地抬眼。

“诶?陆老师,原来你会笑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面瘫呢。

最后几个字不是什么好话,被韦璇强行咽了回去。

男人转回头,面上戴着黑色口罩,一双澄亮的眼睛微弯,眼底盛满了笑意。

他一愣,摸了摸自己的脸,确认下半张脸都被遮住了,有些迟疑地问道:

“我……很明显吗?”

韦璇随手抚开垂在脸侧的长发,颇为郑重地点点头,夸道:

“嗯!你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闪着光一样。”

平时看起来就冷冰冰的,毫无波澜,令人无从揣测他的情绪。

——带着一种非常清晰的、与所有人划清界限的距离感。

韦璇心里闪过这句话,又瞥了陆荆云一眼,客观地评价道:

“陆老师,你应该多笑笑,身为Alpha还这么高冷,可是讨不到媳妇儿的噢?”

陆荆云听得出这是一句不掺私人感情的建议,特别想回她一句“我有媳妇儿了,就是你”,可惜勇气不足。

只能默念一遍过瘾。

他“嗯”了一声,不甚自然地转移话题:

“……韦小姐,你这一周的课就先请假吧?身体要紧。”

韦璇本就不想逞强,很干脆地应下来,“好,我下周四再来上课。陆老师,今天真的谢谢你。”

琴房里的空气净化器尽职尽职地工作着,韦璇耐心等待红酒味的信息素变淡,这才起身往门口走。

黑亮的秀发垂落在她的身后,随着走动而轻轻摇晃,陆荆云无意识地伸出手——

想收回已是来不及,他勾到了她的发尾,发丝在指尖绕了一圈,咻地一下掉落。

如同扫在他的心口,泛起一阵阵连绵不绝的痒意。

韦璇察觉到这点动静,回眸看他,“嗯?怎么了?”

电光石火间,陆荆云灵感迸发,一连串不带停地说道:

“你……男朋友临走前,让我告诉你,他的手机快没电了,不是故意不回你。”

不等韦璇给出回应,陆荆云又打开“CLOUD”的资料卡,展示给她看。

“他跟我加了好友,拜托我关照一下你的情况。”

“他加你?”

韦璇略显怀疑地看着陆荆云,指尖在手机屏幕上一戳。

聊天界面上有一句灰色的小字:【你已添加了‘CLOUD’,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下方还有两句话。

【她没事了。】

【你好好上课吧。】

发送于十分钟前。

小云朵同样没有回复陆老师,看来这家伙并非单独忽略了她的消息。

韦璇脸上凝重的表情一松,抬眼对上陆荆云的目光,颇为真诚地说道:

“陆老师,打扰你了,我代他再说一声谢谢。”

听她这么说,陆荆云心虚到极点,飞快挪开眼神,“……不用这么客气,赶快回去休息吧。”

Alpha女人点点头,不再多留,脚步快如风,行至门边再一拐,消失在陆荆云的视线里。

前不久强势占领空气的红酒味信息素尽数消散,只隐约残留着一丁点回甘的气息。

陆荆云紧绷的精神松懈下来,竟然感觉到一阵不可抵抗的疲惫,如潮水般将他包裹。

“呼。”

对他来说,最累的事情不是用自己的信息素去安抚Alpha,而是……不能在韦璇面前露出破绽。

她太过敏锐了。

陆荆云深吸一口气,想到接下来一周都见不到喜欢的人,难免有些失落。

他点开韦璇的朋友圈,最近三天只有两条动态,还没来得及看。

第一条的背景看上去是在家里,韦璇坐在一架巨大的原木色三角钢琴后面。

她微垂眼帘,模样挺专注,纤长的睫毛垂落下来,侧脸显出几分恬静。

从腕间的动作上来看,韦璇的确是在练琴,而不是单纯的摆拍。

X:【今天给韦先生的老伙伴扫扫灰~】

眼下登录的账号是“Y”,并没有给她留备注,陆荆云盯着这个字母,总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

亲密感。

他目不转睛地看了好久韦璇的照片,唇角轻扬,原本沉闷的心情转瞬间又飘起来。

由于指尖在屏幕上停留太久,下一瞬,熟悉的提示框跳了出来。

【图片保存成功√】

【点击此处查看】

陆荆云:“……”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慌乱情绪不再出现,他淡定地面对现实。

反正韦璇永远不可能知道这些,就……让他做个贪婪的人吧。

陆荆云一划屏幕,打算切换到下一条动态,结果不小心点进了评论区。

随意扫上一眼,他发现底下有个格外眼熟又不该出现在这里的ID。

——轩辕天下。

陆荆云:“?”

这是陆菁轩的昵称。

陆荆云从未主动联系过这位脑瓜缺血的弟弟,但陆菁轩经常给他发一堆毫无意义的挑衅内容。

诸如“丧家之犬”、“有多远滚多远”、“死在外面就最好了”……等等等等。

陆荆云会粗略扫上一遍,根本不放在心上,连回都不回。

他看着陆菁轩一通上蹿下跳,就像是在围观小丑表演。

可是现在不同。

看见陆菁轩出现在韦璇的评论区,陆荆云飘在云端的心情“咚”地一下,坠入谷底。

陆家的一切、各种虚无的东西譬如陆老爷子的关注,陆菁轩要争就争,陆荆云向来无所谓。

唯独韦璇……不行。

自心底蔓延开滔天的怒火,陆荆云的脸色迅速阴沉下来,猛地收紧手指。

“咔——”

钢化膜发出一声脆响,紧接着,裂痕由一小道变成一片绽开的“花”,碎得救不回来。

这一刻翻涌不息、冲上头顶的暴怒,令陆荆云本人都觉得惊诧。

如果陆菁轩此刻在他面前,要不了多久就会被120用担架抬走。

“哧。”

陆荆云气极反笑,向下一划,凝神细看陆菁轩发出来的评论。

【姐姐,你居然会弹钢琴吗?好厉害呀![点赞][点赞]】

右侧的进度条显示,再往下还有内容,陆荆云猜测是韦璇的留言,一时间紧张万分。

他咬牙划到最后。

X 回复轩辕天下:【我跟你很熟吗?除了泼脏水,就只会这?[黄豆擦汗]】

“……”

泼脏水是指什么?

陆荆云并不了解前因后果,但是在这个瞬间,他揪紧的心仿佛被柔软的羽毛扫了一下。

戾气骤然消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