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第五道雷霆

“好好道歉应该就没事了吧,”雷电影觉得稍微迟到一下也没什么,只要诚恳道歉保证下次不会再犯,是可以被原谅的,“走吧,记得稍微绕一下,不要沾上那些残留的污秽。”

虽说那个看起来很恶心的‘魔物’已经被消灭了,但谁知道它留下来的是什么东西呢,出于小心谨慎还是不要碰到的比较好。

虎杖悠仁听从着脑海中冷淡女声的指导,接连跳跃了几下,顺利绕过倒在地上的铁制围栏。

沐浴着清晨的阳光,小跑着向学校进发,因为迟到的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他反倒没那么急了,本来保持在百米冲刺的速度也降了下来。

“影姐姐你刚刚在我眼睛上刻了什么啊,感觉好神奇,一下子就能看见那个怪物了,是阴阳眼之类的吗?那我现在是不是能看见阴阳两界?”

少年的声音因为今天早上的神奇经历而兴奋了起来,他活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知道,世界上除了人类还有像那种奇形怪状的烂泥一样的怪物。

神秘而新奇的事物总是能勾起属于少年人那过剩的好奇心,他眨了眨左眼,除了刚才突然能看见那只怪物的一瞬间他感受到了酥麻的电流感,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不适了。

仿佛他天生就能看见这些一样,在他眼中,左眼和右眼所看见的世界完全不同,右眼看见的街道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行人如往常一样行走在街上,但左眼看到的就多出了一种生物。

他看见零星几个拳头大小的生物,像是浮游生物一般飘在空气中,像是刚刚被影消灭掉的大型怪物倒是没有看见。

“只是恶曜之眼的一种运用方式,准确的说不是给你开眼,而是将恶曜之眼看见的画面共享给了你,与此同时我也能看见这些画面。”

刚刚将雷之三重巴纹刻印在虎杖悠仁眼中时,她就顺手解散了恶曜之眼,现在勉强算是两个人共用一个身体,每次开眼看外界情况的时候还要提前问一下的话也太麻烦了,不如把选择权交给身体的主人。

“咳…有什么不想让我看见的只要闭上左眼就好了……”

“哎?没有吧……”虎杖悠仁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不会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于是大胆开口,但影的沉默让他迟疑了一下并迅速改口,“好的,我记住了!”

“……还有多远到学校?”

“唔,就快要到了,转个弯就能看见了。”

……

宫城县杉泽第三高中伫立在阳光之中,校门依旧敞开着,但入校的路上已经没有几个学生的身影了,他竟然觉得现在孤身一人走在校内比之前要好得多。

之前没有迟到的时候他身边有很多,或熟悉或陌生的同学和他一起进入校门,但没有一个人可以陪着他一起上下学。

现在虽说迟到了,走在校内也只有他一个人,身边没有嘈杂的笑闹声,但是他知道有人陪着他一起。

不热闹,但这种感觉比热闹更好。

他知道这种感觉来得突然,如果按照心理学中的情绪二因素理论分析一下,对救了自己的神下意识信任亲睐,这种心理是很正常的,很科学。

……

雷电影不知道虎杖悠仁现在的想法,她只能看出来他是要破罐子破摔了,慢悠悠走在路上的样子一点都不着急。

也不知道早上是谁起来的时候一副要完了的表情,现在到学校又不急了,人类可真是复杂啊……

一人一神明抵达虎杖悠仁所在班级时,里面已经有老师在上课的声音了,班级里面的学生坐的整整齐齐的,除了后排个别学生没在听课对着虎杖悠仁挤眉弄眼之外,其他学生都在安静而专注地看着黑板。

直到虎杖悠仁出现在门口,任课老师很轻易地就看见了这个个子高高的少年,他停下讲课的动作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虎杖悠仁。

还没等他开口说话,虎杖悠仁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对不起老师,我的闹钟坏掉了,一不小心睡过头就迟到了,下次如果再发生意外的话,我会跑得更快一点的。”

和普通学生保证下次不会再犯不一样,他觉得人生处处有意外,保证下次不会发生这种事不现实,还不如保证下次跑得快一点,只要他跑得够快就不会迟到,就当是锻炼身体了。

班里的同学听见他这独特的道歉也开始起哄:“老师,你看虎杖同学都这么诚恳了就原谅他一次。”

“对啊,虎杖同学这学期是第一次迟到吧,之前都是提前到的。”

任课老师听着这些话也有些哭笑不得,他刚刚听见虎杖悠仁的保证还楞了一下,这和其他学生千篇一律的保证差别很大,他教这么多年学还是第一次在学生口中听到这种奇怪又真诚的道歉。

“考虑到虎杖同学本学期是第一次迟到,这次就算了,我不追究你了,下次希望你能做到自己说的,坐自己座位上我们现在继续上课。”

“我们刚刚讲到……”

课堂重新恢复安静,迟到这一小插曲并不能引起大的波澜,虎杖悠仁坐在教室认真上课记笔记,雷电影则跪坐在一心净土之中认真上课记笔记。

一心净土中的事物是随着她的心意变换的,在她想要通过这节课稍微了解一些异世界的时候,笔、纸和用来放置文具的案几就出现了。

面前是任课教师和黑板的投影,影坐姿端正表情严肃认真,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随着任课老师在黑板上写的字越来越多,影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她本来是不指望能看懂这些文字的,毕竟异世界嘛,语言算是巧合,文字不同也是正常的。

但是这个中年教师写在黑板上的字,她越看越眼熟,虽然和稻妻的文字还是不太一样,但是这些字是能看出稻妻文字的影子的。

两种文字很像但又不完全一样,就像是双胞胎一样乍看一模一样,仔细看去还是有不小的区别的。

她将这一新的发现默默记在了心里,本子上记得则是她根据中年人说的话再结合黑板上似是而非的文字,猜测出来的一部分内容,可能有所疏漏偏颇,不过好歹算是一点情报了。

……

上午的时间过的很快,作为人类的虎杖悠仁和作为神明的影,都在认真听课中度过了充实的上午。

区别在于一个是光明正大地学,一个是不告诉任何人在私底下偷偷记录地学。

午间休息时间,日本的学生在中午的时候通常不会回家,午饭往往会选择便于携带的便当。

等到下课的时候,班级内的学生都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关系好的还会互换便当。

“我记得你早上走的时候只随手拿了一些食物,真的够吗?”

想起自己早上手忙脚乱的样子,虎杖悠仁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压低声音小声说道:“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做便当了,不过这些面包和牛奶也是足够的,下次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

“对了,如果我把饭菜供奉给你,影姐姐你能吃到吗?”他听一些民间传说有关于这方面的内容,不知道能不能把饭菜之类的当贡品供奉给影。

“如果可以,我可以做饭给你吃,只是味道可能比不上神明吃的食物……”

“我不饿,等我能从你身体里出来的时候,自然就可以吃到了,不必供奉这么麻烦。”

这算不算是委婉的拒绝?

还没等他思考明白这个问题,就听脑海中女声温和了一些:“其实可以不必吃这些,你可以回家做便当,如果你们下课的时间够长的话,甚至可以在家里吃完再过来。”

“可是现在回家,一来一回肯定是赶不上的……”

虎杖悠仁说了一半停了下来,他想起来影是一位神明,作为神明肯定有属于神明的解决方式。

“找个没有人的地方,我带你回家。”

听到这里,他大概明白了,这是要跨越空间回家的意思。

他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学校内的僻静地方不少,但是要找真正人少的却不容易。

因为校园内潜在的排挤与对立,被孤立的人往往就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独自一个人吃饭,他们这种人连在人群中吃便当的资格都没有。

虎杖悠仁显然不属于这一类,在他起身要出去的时候就有同学关心他:“虎杖同学不吃午饭吗?是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不是,谢谢上杉同学关心,我只是出去有点事……”

他打了个哈哈混了过去,要说和班上的人有多熟悉,倒也没有,主要还是他人活泼开朗同学也对他的观感很好,平时相处也算得上愉快。

……

在偌大的校园中虎杖悠仁选择了中午很少有人来的实验楼,这边即使是被孤立的学生都不会过来,无他,这里的环境过于阴森了,特别是生物的标本室也在这边,没有几个学生想要主动靠近这里。

“好了,影姐姐,我找到地方了,这栋实验楼中午的时候根本不会有人来。”

一心净土之中跪坐在原地的雷电影睁开双眼,她周身的环境和之前别无二致,空旷的圆形广场一眼就能望见边际,之前的纸笔案几像是幻觉一样到了时间就消散在一心净土之中。

她控制着一丝神力探出外界,学校和家的距离不算很远很远,之前在冰箱上留下的那个印记她也可以清晰地感应到。

在外界具现的雷霆幻化成小刀的样子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口子,通过裂口可以看见另一边的场景,赫然是虎杖宅的厨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